av37271817

发现悲惨世界还没有young and beautiful,于是剪了一个,含er, valvert,马珂潘。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am no longer beautiful?

终于考完试了...一个多月没更文手都废了.....已然成了过气网红...不对...从来没红过怎么会过气😂

[HP/悲惨世界] 关于CP的恶搞脑洞

越想越觉得有意思,这次用cp名做文章:


Breadstar:


冉阿让:.......

小天狼星:.......

冉阿让:阿兹卡班的生活如何?

小天狼星:绝望,寒冷...土伦呢?

冉阿让:绝望,酷热...还得干苦役...

小天狼星(哼):我倒愿意和你换一换...

冉阿让:你被关了多久?

小天狼星:十二年...你呢?

冉阿让:十九年...你的罪名是什么?

小天狼星:我是被冤枉的...你也是吗?

冉阿让:我偷了块面包...然后又逃狱了n次,还没逃成功...

小天狼星(得意)

冉阿让:我的孩子...她其实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但我把她当亲生女儿...

小天狼星(叹...

[SBSS] 倒霉父亲 1.2

1.2


接下来的时光并不是以天数为计的,而是以西弗勒斯恢复的进程来算的。


就像任何普通的家庭一样,那些日子就像流过指尖的溪水一样度过了,即使回想一下,也会发现并没有太多值得记叙的事情,所以若是把每件事都巨细无遗的记录下来,倒会显得过于繁琐。


西弗勒斯经常躺在床上凝视着外面的树叶,他刚醒来时它们还是苍绿色的,后来随着风哐哐的猛击着窗户,叶子逐渐泛黄脱落,清晨西弗勒斯睁开眼睛时,经常能听见外面扫树叶的声音,最后光秃秃的树干就一片叶子都没有了。


小天狼星则会频繁的走进阁楼的房间替他生起壁炉,然后坐在安乐椅上跟他讲讲今天的新闻,无非是一些魔咒失误或者某个倒霉的麻瓜偶然闯进巫师聚...

[SBSS] 西弗勒斯的快乐麻瓜生活

当西弗勒斯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废弃工厂的空地里,身下的细小石砾和砖块硌得他后背发疼,他撑着手肘试图坐起来,但是一阵突然的晕眩强迫他再次躺回去,他稍稍歪过头来,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一块倒在地上的告示牌:施工重地,请勿擅入。


西弗勒斯的喉咙里发出几声呻吟,他感到周围的深灰色在压迫着他的视线,于是他摆正自己的头,望向天空。


现在正是夜晚,天鹅绒一样漆黑的夜色里如钻石般点缀着几颗闪烁的星星,疏疏密密的挂在天空上。


现在他想起来这一切的起因了。


见习魔法部助理赫敏格兰杰小姐在清点被没收的禁书时一不小心从书架上碰落一本书,后者掉在地上摊了开来。这本来是件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事,霍格沃...

看了几遍jesus christ superstar以后,突然感觉这种方法也可以用来解读哈利波特里的预言诶....


斯内普把预言告诉伏地魔和彼得卖主可能就是预言的一部分,可能即使他们不愿意背叛詹姆和莉莉,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成就哈利波特,暂时打败伏地魔。


They have to do this.....


斯内普和彼得的位置类似于犹大,而詹姆和莉莉的位置类似于jesus...前者毁了自己的名誉,后者成了殉道者....


彼得正好也是十二门徒之一....三次不认主(细思极恐)


如果斯内普和彼得想透这层关系,会不会产生和犹大一样“ You used me...

[SBSS] 倒霉父亲 1.1

1.1

小天狼星靠在门框上打量躺在床圌上的斯内普。

自从斯内普转移到格里莫广圌场后就一直被小天狼星安置在阁楼的小房间里,年幼时小天狼星闯了祸总是会被沃尔加扔进这间房间里关禁圌闭,因此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小的壁炉。

斯内普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成一个丑陋的疤痕,但是蛇毒早已麻痹了他的身圌体,即使有再好的魔药,也不过是延缓他死亡的速度而已,更何况这些天小天狼星连药都没法喂进他嘴里了,在小天狼星看来,斯内普不过只是苟圌延圌残圌喘的活着罢了,一切努力仅仅是在延长斯内普的痛苦。

但是我在期待些什么呢?小天狼星扪心自问道,即便情况已经这样糟糕了,他仍然会每天为斯内普擦洗身圌体防止他生褥疮,坐在床...

av18623116

用《猫》中的唱段《回忆》剪了个hp

来自一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写手......

或许我真的应该换个剪辑软件了....



[SBSS] 哈利波特与倒霉父亲 序幕

序幕


“够了,哈利。”小天狼星叫道。


“小天狼星!”哈利站起来撑着桌子咆哮道,在小天狼星看来,哈利对此事的愤怒超过他应有的态度,“你必须为这件事负责!”


“负责?”小天狼星听到这个词后感到忿忿不平,“负责?难道我还不够负责吗?你们魔法部声称最后一个食死徒格里菲斯还在流窜,图谋为他的主子报仇,于是你们担心鼻涕精的安危,把他从圣芒戈秘密转移出来,然后扔进格里莫广场给我照顾….瞧瞧他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吧,不指望他还能醒过来,他要是还能撑得过三个月,就该感谢连梅林都瞧不上他可恶的灵魂,看看报纸上那些描述吧,好像他有多崇高似的,好像他从没想过要害得莱姆斯因为狼人身份永远抬不起头来,...

突然350粉....嗯...我决定把接盘侠试管婴儿的脑洞摸出来(???)

会不会弃我就不知道了???

[98版电影悲惨世界/加勒比海盗] Regret

注:


1. 98版电影冉阿让看着沙威自杀,并没有救起他。


2. 98版电影沙威和加勒比海盗巴博萨为同一扮演者


于是我衍生出了这篇文(我只看过加勒比海盗第一部,而且时代久远,有点记不清了,如果OOC了请原谅我)


关于冉阿让是如何被NTR的


正文:


冉阿让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幸福的老人。


他已进入古稀之年,女儿嫁给了个可靠的小伙子,后者有着一个显赫的姓氏,夫妇俩生活美满,即使冉阿让撒手归西,也有人能继续保护照顾珂赛特。


冉阿让过去的苦难都结束了,唯一知道他罪行的人也已经自...

[SBSS] 发福,秃顶与老花眼

那是七月上旬,气候闷热潮湿。


当哈利波特打开地窖的大门时,斯内普教授正弓着腰搅拌药汁,头低得几乎要塞进坩锅里了,蒸汽将他灰白的头发吹到了脑后。


“我是来替莱姆斯取狼毒药剂的,”哈利说道,在门口站定了一会儿,享受着地窖里临面而来的凉爽,“他前几天在修理屋顶时不小心伤了大腿,大夫叮嘱他这几天都不能四处走动。”


斯内普抬起头,挑高了眉毛,使得瘦削的脸庞上又多了几条皱纹,看上去就像个童话插图里那些刻薄的老巫师。这比喻或许不对,因为他眼下已经是个刻薄的老巫师了。


他直起背来,哼哼着双手插在背后扭转了几下腰部,接着才慢吞吞的走进储藏室里去取药。


哈利坐到地窖的沙发上,低头看见...

2017年被打脸的十件事

1. 写什么文,蹲在人家太太的坑底就好了

2.我是一个自律的写手,要写就认认真真写正剧向(我写过正剧向吗???)

3.作为一个曾经的读者,了解一篇文章坑了以后有多郁闷,所以我当写手肯定不会坑文(其实我也真的不怎么坑文,不怎么坑文...)

4.经典作家里不会有比阿瑟柯南道尔更腐的了。(雨果:微笑jpg)

5.我讨厌音乐,讨厌听歌(雨果:微笑jpg*2)

6.我只吃福华这种相濡以沫几十年携手风雨的cp,相爱相杀我才不吃呢

7.所以冉阿让和沙威是邪教(雨果:微笑jpg*3)

8.sbss比冉沙还邪教

9.超级英雄什么的最幼稚了,蝙蝠侠超人都是哄小孩的

10.上一篇文已经恶...

[福尔摩斯] 关于华生是如何卖掉他的诊所的

1898年的圣诞节,迈克罗夫特邀请我和华生去第欧根尼俱乐部共进晚餐。


用餐期间,我们提起了过去的几件案子,比如海军协定和希腊语译员,迈克罗夫特无意间提起我们的远亲弗纳医生忍受不了伦敦糟糕的空气和日夜不止的噪音,决定搬回乡下去了。


“弗纳?”正在用心品尝鹌鹑肉的华生突然抬起头,“之前买下我诊所的那位医生也叫弗纳。”


这会儿我猛的想起这档子事了,于是便说道,“此弗纳非彼弗纳,我们说的是福纳医生,发音拼写都略有不同。”


迈克罗夫特凝视了我一会儿,说道,“我想我们说的弗纳和华生大夫说的弗纳拼写和发音是完全相同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只笔,在纸巾下写下了弗纳的名字,问华生是不...

[福尔摩斯/悲惨世界] 圣诞奇遇

SUMMARY:  巴黎,圣诞夜,一位流浪汉向一位异国侦探讲述了一个奇遇。


这是一个没有下雪的圣诞夜。


街道两侧湿漉漉的,天气闷湿阴冷,昏黄的路灯透过雾蒙蒙的空气不定的闪烁着,橱窗上的水滴聚集在一起顺着玻璃淌下来,人行道上只有寥寥几只麻雀。


有一个老人坐在长椅上,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身上是一件破烂又不能御寒的外套,他两只冻得乌青的手缩在袖子,看上去是巴黎街头最普通的流浪汉的模样,奇怪的是他一点都没有因为寒冷而颤抖,仿佛对自己的命运逆来顺受。


马路上走过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身材欣长清癯,面容像一只鹰,高顶礼帽的阴影下藏着他的鹰钩鼻,他颧骨很...

[SBSS] Into The Woods (当大家都变成了森林里的小动物)

一个低幼儿童故事


这么低幼的故事就不要管常识问题了


当大家都变成了森林里的小动物:西里斯狗,西弗勒斯猫,詹姆公鹿,莉莉母鹿,莱姆斯狼,彼得老鼠


西里斯是一只漂亮的公狗,它口鼻两边长着柔软的雪白毛发,而且一直延伸到脖子,胸口,腹部和四只脚爪,背部和眼睛处则是浓密漆黑得像夜空一样的长毛。


它是一只纯血种犬类,但是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种的,因为当它还是一只刚断奶的幼犬的时候就从养尊处优的狗舍里逃出来了,原因是它听到了主人决定等它长大后把它当成种犬,并且让它和自己的一位远房表姐交配,而父母关于保持血统纯正的一些唠叨也让它不厌其烦。


它觉得它一定是一只猎犬,毕竟它是这么...

突然兴起通篇翻了翻自己之前写的所有文章...


发现我这么能搞事大家还能忍我真是太了不起了...


为了不负大家众望我决定继续搞事...

为什么斯内普痛恨小天狼星

打人柳外--------

小天狼星: 从这个洞里下去你就能发现我们的秘密。

斯内普: 真的吗?

小天狼星: 我不骗你。

斯内普跳下去,然后被洞卡住了。

[SBSS]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蜜汁灵魂伴侣——西弗勒斯

(5)


西弗勒斯一瘸一拐的翻过黑湖边上小山坡朝城堡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流过了他的脸庞,那块擦破皮的伤口又疼又痒。一阵黄昏的冷风吹过,仍然气得发抖的西弗勒斯打了个寒颤,他停下了脚步,稳了稳剧烈起伏的胸膛,裹紧了外套继续向前走。


“斯内普!”他听见身后有人叫道。“西弗勒斯…”接着蹬蹬蹬的脚步传了过来,两条强壮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肩膀,西弗勒斯撞到了一个宽厚的胸膛上。


“放开我!”西弗勒斯咆哮道,此时发怒的他就像一只受伤的熊一样危险。


对方并没有放手,反而把脑袋埋进了西弗勒斯的肩窝,西弗勒斯感到小天狼星毛绒绒的头发擦着自己的耳朵。灵魂伴侣之间的联系让西弗勒斯察觉到了小...

西弗勒斯斯内普在B站的作用: 1.煽情 2. 鬼畜

[SBSS]西弗勒斯斯内普讨厌音乐剧

西弗勒斯斯内普讨厌音乐剧。


首先,斯内普是一个极端理性的人,这意味着他对任何非理性事物,比如音乐,绘画,文学,都极端厌恶。告诉他你是否有任何公式来证明那副画作是美的?或者这部小说符合某个可推导的定理吗?


什么?你问混血王子是怎么回事?


得了吧,谁没有个中二期啊?


西弗勒斯可以忍耐中二期,一方面他自己也经历过这个特殊的成长阶段,另一方面他作为一个霍格沃茨的教师对此颇有经验。他明白学生们一到四五年就会集体犯病,病症结束时间为六七八年级不等。


然而,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中二期似乎尤为漫长,以至于一直延伸到中年还没有结束。


更可怕的是,他在这段格外长的中二期内,培养出了...

[SBSS]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蜜汁灵魂伴侣——是骨科还是人//兽

(4)


“你们这群孩子,“庞弗雷夫人隔着一条白色帘子处理雷古拉斯的擦伤,她的声音隐隐从帘子后传出来。小天狼星背部炸伤,胸口朝下静静地躺在床上,他后脑勺对着西弗勒斯的方向,西弗勒斯倒是没有受伤,但是他的脸色比小天狼星还苍白,庞弗雷夫人让他待在医疗室里,因为她发现了西弗勒斯手上一开始被飞溅的魔药汁烫出的伤口,”…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西弗勒斯听见雷古拉斯辩解了几句,但是他不关心对方说了什么。西弗勒斯的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搁在小天狼星的床上。这个角度他看不到小天狼星的脸。。此时他似乎还没有从爆炸的余音中恢复过来,脑海里是一片杂乱无章的耳鸣,他想从其中抽出一条清晰完整的逻辑

如果安灼拉原型是圣鞠斯特 格朗泰尔原型是罗伯斯庇尔...那么悲惨世界就是雨果聚聚为他俩写的同人???其实雨果聚聚你是法革fandom的死忠shipper吧...

斯内普不洗头的真正原因...

因为格林德沃出狱后生活潦倒 被迫当了理发师...

斯内普第一次去理发就遇上了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问:为什么邓布利多这么喜欢你?

斯内普答不出来。

于是格林德沃把斯内普砍了...差点...

于是斯内普对理发产生了心理阴影...

后巷永远是最让人浮想联翩的啊...

又看了一遍冉阿让释放沙威这一段 

真的觉得这里狼叔在蜜汁微笑啊

不得不说电影版后巷戏是我看过最暧昧最有****张力的一版

我就是进了个本马达的tag看到了这个网站 点进去后居然还收获了球阿飞!!!
Broadway bromance rating!!!

链接 http://www.dailymail.co.uk/home/you/article-5155475/A-fine-bromance.html

[SBSS]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补遗

下划线部分为原著片段


………………


回到地道里很困难。卢平、小矮星彼得和罗恩不得不侧过身来行走,卢乎仍旧用魔杖指着小矮星彼得。哈利可以看到他们沿着地道排成单行狼狈地前进。克鲁克山仍旧打头。哈利紧跟着布莱克,布莱克仍旧让斯内普在他们前面飘浮着走;斯内普那东倒西歪的脑袋不时撞击着地道低矮的顶部。哈利觉得布莱克故意不去阻止.


…………………


“你愿意?”他问。“你是当真的?”


“是,我是当真的!”哈利说。


布莱克瘦削的脸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哈利以前从没见他这样笑过。笑容所产生的不同效果是惊人的,好像有一个比他年轻十岁的人透过那张饥饿面具对他面露喜色;有一会儿,...

一点杂谈 痴人说梦 不撕不掐

说到HP其实我是先看完原著再看的电影

电影到现在为止只完整的看过前两部和b站比较火的一点剪辑

当时看完原著我其实是哈罗倾向(第一次看到德哈都不能理解这个cp是基于什么出现的)

说真的 前几部各种塞糖 竹马竹马就不说了 六年睡一个寝室就不说了 第一部主动当哈利的决斗助手也不说了 第三部说你要是想杀哈利就先杀我也不说了

第四部都说罗恩是哈利最重要的人 而且经历吵架傲娇闹别扭分手和好 (第四部)然后又吵架又傲娇闹别扭又分手又和好的狗血戏码 (第七部)而且还有互相英雄救美的套路桥段(还是第四部和第七部)以及第四部海格让罗恩传话 罗恩生气了和哈利面对面站着还让赫敏传话真的就很戳萌点

尤其是罗恩第七部下去捞哈...

ABO蜜汁脑洞

为什么这么多omega都喜欢装成beta 然后关键时刻都不带抑制剂 然后关键时刻突然就发///情的 然后都被突然在关键时刻闯入的alpha吃干抹尽啊?当omega有什么不好的嘛?女生来大姨妈都可以偷懒不长跑不做体操的...


于是突然就产生了蜜汁脑洞


设定是abo不管是不是发///情期都有气味,但是只有 发///情期 的omega和alpha能识别对方的性别 并且被彼此的气味吸引,而且气味种类和性别种类没关系,就是你不能单单凭借气味分别性别 


校医院会记录学生的性别,并且如果学生愿意的话,可以算好日子 在发/...

[亲世代偏SBSS]简单粗暴的全员性转

写文不如写性转,写性转不如写全员性转(露出邪恶的微笑)


全员向偏sbss


“你们有谁看到我的假睫毛了吗?”


詹娜一边乱糟糟的给自己上粉底,一边盯着镜子问其他三个人,”你说我今天是化一个散发着成熟邪魅气质的妆呢,还是来一个小清新的少女造型?”


“只要不是上次那个烟熏妆,什么都好。”莱姆丝扶着额头道。


“那个明明是我新发明的黑暗鬼魅熟女妆,”詹娜不服气的抢白道,“走廊上回头率百分百,连利利都和我说话了。”


“是啊,”莱姆丝无奈道,“他问你是不是又在实验什么含有爆炸性质的恶作剧魔咒。”


西莉丝很不优雅的哈哈尖笑起来,“你们还记得詹娜之前的一个猴屁股妆吗?麦格...

© 叮铛小铃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