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铛小铃儿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随缘ID: 叮铛小铃儿
AO3 ID: TinkerTinker
Fanfiction ID: TinkerTinker

[Snarry/Merthur]From Here To Eternity 序幕5.0

标题: From Here To Eternity

原作: HP/Merlin

作者: 叮铛小铃儿 

分级: 辅导级(P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snarry/merthur/罗赫 结尾部分涉及福华/珍珠港/美苏cp大串烧 

注释: 

全文弃权申明:他们不属于我

随缘快于LOFTER,从第五部开始,随缘地址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1225&mobile=2

序幕

亚瑟潘德拉贡的日记

XX年XX月XX日     雨转晴      心情极差                      

今天是真是糟糕透顶无比心烦受到诅咒的一天。我用梅林的胡子发誓我一点也没有夸张。

早上我被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扫了一眼挂在我房间墙上的钟发现还没有到七点,然而正当我倒下去想再睡一分钟时,就被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家养小精灵强拉下了床,它一把拉开了窗帘,推开了窗户,外面的雨水直接洒到了我的枕头上。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火刑。“我对着它抱怨道,”现在甚至没到七点。”

“很抱歉,少爷,但是昨天乌瑟老爷吩咐过,”它畏畏缩缩的说道,“今天是去阿瓦隆湖区的日子,我必须在六点半准时让你下床,不然它就把我放在火上烤。”说着它还颤抖了几下,好像它正被绑在木桩上接受火刑似的。

没错这就是它得名的原因。 

我急匆匆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开始穿衣洗漱,一边用我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诅咒这一天。今天就是那个我爸发明出来的阿瓦隆日。按照他的说法,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单亲纯血统家族,维系家庭间的纽带极为重要,而自从我进入霍格沃兹后,我们两人见面的时光变得尤其之短,于是从我记事以来,他每年会挑出日子,把我带到阿瓦隆湖区旁,花上整整一天的时间,做一次“父子间毫无保留的交谈”。

并不是我不愿意与他单独相处,事实上我很享受假期中亲人的陪伴,但是把我拉到了一个快要干涸的,鸟都不拉屎的野河旁背诵潘德拉贡家族守则真的是够了。

当我跑下楼,坐在早餐桌旁,抓起冷肉和鸡蛋往嘴里塞时,我父亲不悦的扫了我一眼,“你迟到了。”

“我很抱歉,但是今天下雨,我以为你会取消我们的行程。”

“雨正在变小,天很快就会放晴的。”他漫不经心的挥挥手,召唤家养小精灵收走我们的早餐。

”我还没吃完。“我咆哮道。

”时间不等人,你二十分钟前就该坐在这里的。“他站起身来,”我们该出发了。“

好极了,这真是受到诅咒的一天。

他抓住我的手,把我们移形幻影到阿瓦隆湖旁,强烈的晕眩感差点让我胃里正在消化的早餐吐出来。接着他便开始了那番,又臭又长的,无聊乏味的,令人昏昏欲睡的潘德拉贡家族教育。

我们沿着阿瓦隆湖边漫步着,我一边假装认真的听着他的演讲,一边打着哈欠望着那片小小的湖。自我上一次来到这里,湖水的面积又大幅减小了,麻瓜的抽水系统不断的消耗着这里的生机,现在湖底只有几根青黄不接的水草,和几只时不时掠过湖面的蜻蜓。

“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你。”我听到后面有人惊呼道。我转过头来,发现是赫敏格兰杰和一个看起来像她父亲的中年男人。

”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赫敏。”我百无聊赖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假期里宾斯教授给我的作业,关于卡美洛特传说的,我始终觉得思维混乱,或许到这里来身临其境一下有助于我开阔思维,据说亚瑟王最后葬身于此地。”她眺望了一眼湖面,“这真美,不是吗?”

我非常怀疑我俩看见的是不是同一片湖。

这是我爸已经注意到了赫敏,我向他介绍了赫敏和她父亲。格兰杰先生热情地向他伸出手,我爸冷漠的握了一下。我知道他不太乐意我和麻瓜走得太近,虽然他不说,但是作为一个顽固的纯血统巫师,他对麻瓜也没什么好感。

我装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赫敏说道,”太巧了,我也正好要写这篇论文呢,我有几个问题一直很困惑,能不能找个地方单独请教一下你?”

我爸的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我望向他,“为了我的学习。”

还没等赫敏同意,我抓着她的手,便相反方向跑去,把那两个中年人留在一边。

“我很怀疑你把我拉过来的目的并不是那篇论文,亚瑟。”赫敏挑起眉毛,“如果你还想和我约会的话,那我的答案和之前一样。”

没错我上个学期追求过她,可她的态度始终很坚决,而我最后也发现像她这样严厉强硬的女孩并不适合我,幸运的是我们在这场闹剧后还是好朋友,因此我仍然享受了高质量的作业辅导。

“不是这样的,赫敏,我只是想摆脱我爸无聊的演讲而已,你都不知道这有多烦,“我挠挠头,”让我们聊一会,暂时远离他一个小时吧。“

于是我们在湖边闲逛着,赫敏有时观察一下四周,在她的本子上记几笔,有时和我聊上几句,我们讲到了下个学期的O.W.Ls考试,霍德莫得和魁地奇(“男孩们除了魁地奇就想不到点别的吗“她摇摇头)。我得知自从火焰杯事件后,这个假期,哈利波特,我们的救世主先生,被送到了斯内普那里接受他的专门保护。可怜的家伙,我摇摇头,要是我经历了这种事,真没有毅力再去忍受那个混蛋一整个假期了。

“伏地魔真的复活了吗?”我问道。

“我相信哈利。”她说道,声音坚定而果断。

“我倒真希望伏地魔能出现在魔法部面前,”我伸出手挥舞了一下空气,“给那群蠢货当头一棒。”我放低声音抱怨道,“不敢面对现实的软蛋。”

赫敏拧起眉毛,表示了她对我说法的不认同。

“我不是说真希望伏地魔复活,”我翻了个白眼,“那是一种,你明白,修辞手法...但你不能否认魔法部养了一群蠢货。”

我们之间沉默片刻,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我把一枚麻瓜硬币扔到一个树荫下邋里邋遢的乞丐边上,他低着头,又长又白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去买点吃的,老家伙。“

他喃喃了几句,声音木讷而沙哑,他抬起头了看向我,飘忽呆滞的目光迅速聚焦起来,几乎没有颜色的眼睛颤抖的凝视着我。

突然,他伸出一只如枯木般的手,急切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那一刻我感觉到....我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扼住我的喉咙,把我向四周乱甩一样,我眼中冒出了金星,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四周的景物都在旋转中变得一片模糊。

“亚瑟,亚瑟,”我感觉到有人在摇晃我,一阵冰水泼在我头上。我猛地坐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我喘着粗气说道。

”你刚才突然晕倒了,”赫敏担忧的说道,她手里拿着一瓶麻瓜的瓶装水,“你感觉怎么样?”

“还不赖。”我站了起来,摸了一把脸,发现脸上沾满了泥水,我刚才一定是头朝下倒了下去的,我暗暗诅咒了几句,“那个老头呢?”

“什么老头?”赫敏诧异的问道,“我刚才回过头来,就看见你倒在泥潭里。”

看来我都产生幻觉了。“都是没吃早餐惹的祸。”我靠近湖边,用湖水洗了洗脸。

“我觉得不吃早餐对你有好处。”赫敏喃喃道,“哈利总是抱怨你把飞天扫帚骑断了。”

“那不是我的问题,”我转过头来吼道,为什么他们总记得这件事,“皮皮鬼在比赛之前对我的扫帚下了咒,所以他才断了。”

“他们说你的体重也是原因之一。”

“我不胖!”我咆哮道,“我只是健壮罢了。”

“事实上霍琦夫人说那天皮皮鬼给所有的扫把都下了咒,而只有你的扫帚断了...”

我痛苦的捂住脸扭到一边。

“另外,”赫敏补充道,“无头骑士在放假前告诉我成了级长的候选人,如果开学后我当上了,”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可别让我看见你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把戏。”

“Yes, my lady.”我听见自己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手掌后传出。

总之,这就是我糟糕透顶无比心烦受到诅咒的一天中值得记录的全部经历,如果不算上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我爸对我的耳朵的摧残的话,说真的,我感到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写满了对这番迂腐说教的厌恶,若他不是在这件事上如此顽固,(以及对麻瓜冷漠的态度,但我不该在这一点上对他过于苛刻)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个称职的家长。

但是当我即将合上这本日记躺到我那张可爱的大床上时,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老头的模样,他形销骨立,精神颓废,看起来是行将就木的人了,但当他的手握住我的手时,我模糊的看见他的眼睛逐渐放出了光彩,几乎无色的瞳孔迸发出金光,最后仿佛变幻出一抹大海般的湛蓝。

亚瑟潘德拉贡

任何在未经本人允许下的私自翻阅都将引你进入永无止境的噩梦

评论(2)
热度(35)
  1. 你说的白是哪个白SS叮铛小铃儿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特别棒的crossover

© 叮铛小铃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