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铛小铃儿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随缘ID: 叮铛小铃儿
AO3 ID: TinkerTinker
Fanfiction ID: TinkerTinker

[Snarry/Merthur]From Here To Eternity 6.0

标题: From Here To Eternity

原作: HP/Merlin

作者: 叮铛小铃儿 

分级: 辅导级(P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snarry/merthur/罗赫 结尾部分涉及福华/珍珠港/美苏cp大串烧 

注释: 随缘快于LOFTER,从第五部开始,随缘地址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1225&mobile=2


序幕 
 
“我简直不敢相信,”亚瑟叫道,“要不是我在阿瓦隆湖边碰到你,你是不是还打算拿着那根不合手的魔杖去学校?” 
 
“根本没这个必要,”梅林无奈的说道。 
 
亚瑟正拽着他在对角巷里乱窜,嚷嚷着要让他买一根合手的魔杖,不管梅林怎么劝他,他都要让梅林“见识一下真正的英国制造”,不然就是丧权辱国之举。 
 
对角巷没有梅林想象的那么繁华,路边堆积着几个废弃不用的破盒子,墙壁上贴着模糊不清的张贴画,只有街角边的韦斯利笑话店还生意火旺。 
 
“它原先不是这样的,自从伏地魔复活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商铺都搬走了,”亚瑟叹气道,“你见不到它真正的模样了。” 
 
他将梅林带到奥利凡德魔杖店前,店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梅林被吓了一大跳,一个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 
 
“又有一个幸运的孩子被一根独一无二的魔杖选中了,”亚瑟高兴的拍拍手,“这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我记得我来这里的时候,奥利凡德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根适合我的魔杖,我甚至觉得我可能根本是个哑炮,但是当我碰到那根魔杖时,我感觉我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贯穿了,爽呆了。” 
 
梅林正吞吞吐吐的找着借口,但是亚瑟不耐烦的直接把他推进去了。 
 
店里没有人。 
 
“说真的,亚瑟,我觉得现在这跟魔杖挺顺手的....” 
 
“What can I do for you, young warlock?” 
 
熟悉的声音在他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基哈拉?” 
 
可是梅林只是看见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 
 
(基哈拉的配音演员和奥利凡德的扮演者是同一人) 
 
“嗨,奥利凡德。”亚瑟熟稔的和他打着招呼,“我有个朋友想配跟魔杖。” 
 
奥利凡德瞥着他,“亚瑟潘德拉贡,夹竹桃木,龙的神经,十一又四分之一长,”他看向梅林,“我之前没卖给过你魔杖。” 
 
“艾默瑞斯是转校生,他之前在伊法魔尼。”亚瑟解释道。 
 
奥利凡德没有多说废话,直截了当的工作起来,他量了梅林的臂长,接着拿出一个盒子,“试试这个,梨木,凤凰翎羽。” 
 
梅林打开那个盒子,他将手碰向那根魔杖,蓦地感到一阵阻力。 
 
“它不想要我,”梅林嘟囔道,“它说它还年轻,不想死的这么早。” 
 
“你又发什么神经,艾默瑞斯,”亚瑟怪叫道,“你还能和魔杖说话?” 
 
“它告诉我这根翎羽来自一只三十岁的雌凤凰。”梅林说。 
 
亚瑟还想说什么,但是奥利凡德阻止了他,他古怪的看了一眼梅林,拿出另一个盒子,“桃木,独角兽毛,十英寸。” 
 
梅林这次没有感到什么,但是当他靠近这根魔杖时,他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梅林摇摇头,“它不喜欢我。” 
 
奥利凡德拿出越来越多的盒子,但是这些魔杖不是拼命阻拦梅林碰它们,就是告诉梅林它们无力承受他强大的魔力。 
 
奥利凡德沉默的思索着。良久,他碰出一个盒子,“云杉木,龙的神经,十一英寸。” 
 
梅林将手伸向它,倏忽他感到一股暖流在身体内流动,那根魔杖自动跳进他的手,他耳中听到基哈拉的声音。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小法师。” 
 
那根魔杖迸发出一簇火花。 
 
奥利凡德激动的拍着手,“太神奇了。”他看向亚瑟,“这条龙的神经和你魔杖的那条来自同一只龙。”亚瑟惊奇的看着他,奥利凡德解释道,“这根魔杖是我的祖先制作的。有一天一只奄奄一息的古代巨龙召唤我的祖先,它指导他在自己死后剥下它的神经,做成了两根魔杖。”他指着亚瑟,“六年前,我卖了一根给你,现在我又卖了一根给你的朋友。” 
 
基哈拉,梅林心想,我欠了你这么多。他听见亚瑟问奥利凡德,“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讲起这个故事。” 
 
“我觉得我应该保守这个秘密,直到你的孪生魔杖卖出前。”奥利凡德说道。 
 
“你们是硬币的两面。”他说。 
 
亚瑟不满的哼着,“我可不想和你这个瘦不拉几的家伙绑在一起,”他捏了捏梅林的胳膊,“我想我一定是正面。” 
 
梅林嘲讽着白了他一眼,却被亚瑟抓乱了头发,梅林施法让一个盒子摔落在亚瑟头上,却先被亚瑟用盒子打了头。奥利凡德自顾自的读起报纸,也不管这两个孩子嬉笑打闹起来,店里充满欢快祥和的气氛。 
 
这时梅林看见一个披着绿色斗篷的身影从街边走过,那人略略转过脸来看了店面一眼。 
 
那一瞬间,梅林仿佛深陷他最可怕的噩梦中。 
 
 
** 
 
 
------我可以助你清除你的宿敌,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利。 
 
------我将以什么作为交换? 
 
-------送我去一个地方,那里长眠着我唯一的亲人。 
 
 
 
 
“我的主人。” 
 
西弗勒斯跪倒在黑魔王脚下,边上一众食死徒漠然的看着他。西弗勒斯抬起头来,黑魔王边上坐了一个黑发女人,从她浅绿色的眼睛里,西弗勒斯仍可以辨认出她曾经的美丽,只是这一切都被邪恶扭曲了,她杂乱的头发垂在双肩,颇有玩味的旁观着这一切。 
 
“西弗勒斯,我曾经忠诚的仆人,”黑魔王开口道,“是什么让你迟到了?” 
 
“我尊贵的主人,我并非有意,”西弗勒斯低下头道,“邓布利多十分机警,我无法在不引起他怀疑的情况下脱身。” 
 
“所以你不仅没有背叛我,反而是在霍格沃兹替我打探消息?” 
 
“是的,我的主人,”西弗勒斯答道,“我愿意为您效劳,即使我已获得邓布利多的全部信任。” 
 
西弗勒斯感到黑魔王正探入他的头脑,翻阅他的记忆,他恭敬的匍匐在地,屏住呼吸,隐藏起真相,直到听见对方满意的哼声。 
 
“好极了,西弗勒斯,”黑魔王站起身来,“我将给予你一项重任,如果你完成了,你将重拾你往日的地位。” 
 
“杀死邓布利多?” 
 
“你是个聪明人,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听见纳西莎颤动一声,“德拉科呢?” 
 
“德拉科被分配了另一件任务,是吗?My Lady.”黑魔王转向他身边的女人。 
 
那个女人微笑着扬起头,她看上去冷酷而可怕,“是的。不用担心,德拉科在我的接管下会生活得很好。” 
 
黑魔王狞笑起来,他转向所有人,“我想你们都对我身边这位女士感到好奇。我曾经拜访古教圣地,我请求以哈利波特的灵魂为条件,赐予我古教的力量。然而小天狼星布莱克替代了我此生最大的劲敌,我记得他是你的同窗,西弗勒斯,”他阴邪的看了一眼西弗勒斯,“于是古教的三面女神委托灵界老妪释放一个灵魂,为我送来了这位强大可靠的盟友。”他挽着那个女人走到前面。 
 
------------Lady Morgana
 
 
 
邓布利多从冥想盆中抬起头,他思索着坐到西弗勒斯身边,“她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个莫甘娜吗?” 
 
“即使不是,她的魔法也足够令人生畏。她打算潜入霍格沃兹,因为这里有她想寻找的人。” 
 
“我很感激你及时带来这条消息,因为我正在拟定今年魔药课教授人选,既然今年由你来教授黑魔法防御课,这本来是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有一位鹤立鸡群的候选人,”邓布利多说,他一只被烧得漆黑的手在翻阅简历,“为了不让伏地魔对你起疑,我们必须让这位莫甘娜女士进入学校。” 
 
西弗勒斯看向窗外,现在正是黄昏时候,地平线上火红的夕阳正慢慢消退,染红一角天空,绚烂而壮烈。 
 
他叹息起来。 
 
邓布利多从眼镜下方审视他,“你去过女贞路了。” 
 
西弗勒斯点点头,他在伦敦时恰巧起了这个念头,他从未见过波特在家其中的生活,除了去年他将波特接到蜘蛛尾巷外。在傍晚时分,他踏进那条宁静的小路,路边的几所房子里传来碗碟碰撞声和轻悄悄的对话。他走过女贞路四号,并没有想过要见到波特。他听见楼上打开了一扇窗----- 
 
波特从上面露出头来,他迷糊的扫视了一眼外面,接着他看见了西弗勒斯,显出了惊喜的表情,“教授?” 
 
尴尬的十秒钟过去了,他们仅仅是对视着,西弗勒斯看着他翠绿色的眼睛,莉莉的眼睛真的和他相似吗?西弗勒斯记不清了,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去看冥想盆中的记忆了,当他在脑海中回想莉莉时,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缩影。 
 
“哦,教授,”波特突然假装惊恐道,“别告诉我你又要接我去蜘蛛尾巷。” 
 
“不,波特,”西弗勒斯回复道,他的心情松弛下来,“要真是这样,我就向阿不思辞职了。” 
 
这种像往常一样的嘲讽让波特微笑起来,一种独属于波特的微笑,既不像詹姆,也不像莉莉。房屋里传来几声愤怒的吆喝,波特无可奈何的回头看一眼,向西弗勒斯挥挥手,接着关上窗回去了。 
 
“这将是他受到学校保护的最后一年。”不知何时,邓布利多这么说道。 
 
“那这是他生命的倒数第几年呢?”西弗勒斯反问道,他倒进扶手椅,头发遮住他的脸。 
 
“试着让他让他在学校里高兴点,西弗勒斯。”

评论
热度(19)

© 叮铛小铃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