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铛小铃儿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随缘ID: 叮铛小铃儿
AO3 ID: TinkerTinker
Fanfiction ID: TinkerTinker

[Snarry/Merthur]From Here To Eternity 6.1

标题: From Here To Eternity

原作: HP/Merlin

作者: 叮铛小铃儿 

分级: 辅导级(P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snarry/merthur/罗赫 结尾部分涉及福华/珍珠港/美苏cp大串烧 

注释: 随缘快于LOFTER,从第五部开始,随缘地址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1225&mobile=2


第一章 
 
哈利终于等到了开学这一天,他还以为他不能活着等到这一天。在和斯内普共度了一个假期后,他便发现德思礼一家越发难相处了。所以当他看见斯内普出现在窗下时,他还有些期待可以摆脱德思礼。 
 
 
 
不管怎么样,这个假期最后还是熬过去了,眼下他正和他的朋友们坐在大礼堂里享用开学晚宴。 
 
 
 
在开学前邓布利多曾说过要给哈利单独上课,哈利有些好奇,但他没有多问,最值得庆幸的是,大脑封闭术不必继续了。 
 
 
 
赫敏看上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自言自语道,“我在黑魔法防御笔试的最后一题少写了一句话,实践考试中铁甲咒还....” 
 
 
 
罗恩翻了个白眼,“你不就是想知道我们考几分吗?直接问就可以了。”虽然如此,他还是没有报出自己的分数,而是犹豫的看着其他人。 
 
 
 
所有人尴尬的沉默着。 
 
 
 
哈利实在受不了这气氛,他率先说出来,“ 保护神奇生物是E,魔咒学是E,黑魔法防御术是O,草药学是E,魔药学是E,变形术是E.” 
 
 
 
亚瑟叹息道,“我和你一样,除了神奇动物是T.” 
 
 
 
“那是因为你整节课都在捉弄我。”艾默瑞斯嘲讽道。 
 
 
 
罗恩的成绩也和哈利一样,除了他的黑魔法防御课是E. 
 
 
 
艾默瑞斯的成绩刚好可以继续治疗师所需的课程, 保护神奇生物是A,魔咒学是E,黑魔法防御术是E,草药学是E,魔药学是O,变形术是E. 
 
 
 
“你的变形术居然不是O,”亚瑟惊叫道,“你倒着拿魔杖都可以把卢修斯变成白鼬。” 
 
 
 
“那只是运气好罢了,”艾默瑞斯无可奈何的摊着手,“呃,或许在那个山洞里所有人的魔力都增强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罗恩悻悻的说,“本来赫敏的混淆咒是不可能对我造成这么大影响的,”赫敏愤怒的瞪了他一眼,罗恩无视她,接着叹息道,“看来我们是当不成傲罗了,斯内普的N.E.W.Ts课程要求是O.” 
 
 
 
“不,”赫敏反驳道,“你没听说吗?学校里新来了位老师教魔药,斯内普这学期教黑魔防。” 
 
 
 
罗恩和亚瑟同时痛苦的捂住脸扭到一边。 
 
 
 
这时哈利才注意到教职工席位上有个新来的老师。那是个年轻女人,娇小可爱的脸上有一双黑玛瑙般的眼睛,齐肩黑发别在耳后,她似乎和斯内普很熟稔,他们坐在一起,频频交头接耳,她向斯内普举起酒杯,令哈利惊讶的是,斯内普竟然回以一个还算客气的微笑,并和她碰了碰杯子。 
 
 
 
“她看上去和斯内普交情不错,”亚瑟喃喃道,“我还没见过老蝙蝠笑呢,哈利,你之前学大脑封闭术时听他讲起过吗?” 
 
 
 
“没有,”哈利迷茫的答道,他仍然盯着那两个人,“他从没提起过个人私事。” 
 
 
 
“她怎么会和斯内普走得这么近?”罗恩嘴里塞着鸡腿道,“我是说,她还蛮漂亮的...” 
 
 
 
“哦,我不觉得,”赫敏白了他一眼,“年轻活泼而已,毕竟我们的老师年纪都在四十岁以上。” 
 
 
 
亚瑟扫视着他们,“从男性的眼光来看,她确实漂亮,尤其当她坐在斯内普旁边时,啊!”他突然尖叫起来,打了一下艾默瑞斯的头,后者始终专注的盯着那个女人,叉子戳在了亚瑟手上。 
 
 
 
“你干什么呢!艾默瑞斯。”亚瑟怒吼道。 
 
 
 
艾默瑞斯茫然的转过头来,“哦,我很好,我没事。” 
 
 
 
亚瑟无奈的摇摇头,他循着艾默瑞斯目光看去,“咳,别看了,那女孩明显喜欢斯内普这种老男人。” 
 
 
 
“其实斯内普也不算年纪很大,”哈利说,“他和我们的父亲差不多年龄,在巫师中算年轻的。” 
 
 
 
“可他总板着脸,看上去比麦格教授差不多年龄。”亚瑟做着鬼脸。 
 
 
 
“他应该还不到五十岁,”哈利猜想着,“我父亲和他同级。” 
 
 
 
“为什么你突然关心起斯内普的年龄了,”亚瑟怀疑道,“你不是学大脑封闭术时和他日久生情了吧。” 
 
 
 
哈利摆摆手,转移了话题。斯内普和那个女人交谈着,斯内普似乎和她很亲切。哈利从不知道斯内普会和谁有亲切的关系,教授从未提到他的家庭。有时哈利好奇他会不会也有过一段懵懂的初恋,但是哈利就是没法想象年轻的斯内普,就好像他生来就是这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而不是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长起。 
 
 
 
邓布利多站了起来,哈利发现他一只手被烧得乌黑,他示意所有人安静,介绍了那位新来的教师: 
 
 
 
芙蕾雅格洛里斯 
 
 
 
 
 
** 
 
 
 
 
 
当哈利走进那间魔药教室时,他发现一切都变样了。窗帘被拉到了两边,阳光投进了窗户,讲台前烧着三个坩埚,散发着不同的味道,新来的教授在学生边上闲逛,有时问问他们的名字。她抬起头将头发夹到耳后,看见哈利后和他亲昵的打招呼,“快些,哈利,就差你了。” 
 
 
 
哈利快步走到座位旁坐下,格洛里斯教授快活的拍拍手,向学生们介绍起了课程,她请学生们叫她芙蕾雅,而不是格洛里斯教授,在她的课程中,除了上课时必须完成的魔药,每个学生必须在课后完成一种他们感兴趣的,熬制时间较长的魔药,她的教室将在每天下午特定时间开放,供学生们使用,她可以使用封存术帮学生保存未完成的魔药。 
 
 
 
罗恩和亚瑟比哈利早到,所以他们都已经抢到了装订还比较整齐的旧课本,柜子里只剩下一本脱皮的教科书,泛黄的纸页都散落出来,哈利无奈的在心中诅咒那两个家伙,一边翻开那本书,他发现里面有一部分被镂空了,一本黑皮笔记本嵌在里面,看到上面的字后,他心中陡然一跳: 
 
 
 
混血王子日记 
 
 
 
他赶紧抬起头,就好像斯内普正在哪个角落偷窥他,然而没有人注意他,芙蕾雅在前排查看,赫敏正兴奋的翻着书,而艾默瑞斯仍怔怔的盯着芙蕾雅。 
 
 
 
他又低下头,颤抖的翻开第一页,他看到了熟悉的蜘蛛丝笔迹: 
 
 
 
任何私自翻阅行为将让你亲人死于非命。 
 
 
 
无所谓,哈利的亲人早就死光了。 
 
 
 
他施了个缩小咒将笔记本放进口袋,又用复原咒将书本修补好,和其他学生一起摆弄起了坩埚。 
 
 
 
哈利直到晚上才有空打开那本日记,他给自己倒了杯茶,又拿出一块多比送给他的蓝莓芝士小蛋糕,边吃边翻开了第一页,他看到了上面的日期,推算了一下,那应该是斯内普三年级写的: 
 
 
 
 
 
 
 
(括号为哈利内心独白) 
 
 
 
糟透了。(╥╯^╰╥) 
 
 
 
(那个表情差点让哈利把嘴里的蛋糕喷出来,他反复看才确认那真的是表情,而不是个潦草的单词。) 
 
 
 
所有人都盯着我的头发看,即使庞弗雷夫人已经处理过了,它还是在不停的变色。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我想送妈妈一瓶自制头发变色剂,我向法尔西赛要了个坩埚,在六楼废弃洗手间里做的,我用一个限量版金色飞贼和法尔西赛换的,从波特那里偷的,他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丢的,这蠢货。( ^3^ )╱~~ 
 
 
 
(哈利轻蔑的撇了撇嘴) 
 
 
 
但是我把黑线草加进去以后,它就炸了开来,后来我才发现那是黑紫罗兰,我好不容易骗到魔药教室的钥匙,半夜十二点溜进去,标签写的这么小,我怎么看得清楚啊!ヽ(‘⌒′メ)ノ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偷过魔药材料。) 
 
 
 
莉莉也看见了我的头发,我知道她想笑,但是忍住了,我又不能和她解释这件事。她说劫道四人组想和我们一起复习魔药,我才不带他们呢。 ̄へ ̄ 
 
 
 
(似乎莉莉在学校时和斯内普关系不错?看到他父母的名字时哈利兴奋起来) 
 
 
 
去年圣诞节我送了妈妈一条蓝色厚呢裙,我好不容易才弄清楚她的尺寸,在摩金夫人店花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我想给她个惊喜,可放假回家后那条裙子扔在墙角边都被蟑螂咬破了。(っ╥╯﹏╰╥c) 
 
 
 
其实我也不喜欢放假,妈妈天天就知道和爸爸吵架,早也吵晚也吵,吵完以后就喝麦芽酒,把瓶子往墙上乱扔,我隔着门都可以听见她骂人的声音。 
 
 
 
可她总是我妈妈。 
 
 
 
至少莉莉是这么劝我的。 
 
 
 
我也愿意让她高兴点。(。・`ω′・) 
 
 
 
今晚我还要去一次魔药教室,我就不信我弄不出一个完美的圣诞礼物(▼皿▼#) 
 
 
 
 
 
 
 
哈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满嘴的奶油喷在了笔记本上,赫敏好奇的扫了他一眼,他赶紧憋住笑,用清理一新把日记弄干净。 
 
 
 
赫敏叹息着合起课本,“哈利,你打算做什么魔药?” 
 
 
 
“我还没想好,”哈利答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一种肠胃消化剂,”赫敏答道,“但是它需要二十三个小时才能制造完毕,我打算和艾默瑞斯一起合作,我问过芙蕾雅她说可以的。” 
 
 
 
“为什么你老喜欢和艾默瑞斯呆在一块?”罗恩问道。 
 
 
 
“你总不能指望我和你这种蛇乌头和牛黄都分不清的白痴合作吧。” 
 
 
 
“亚瑟肯定不高兴,”罗恩反击道,“你占用了他们共同相处的时间。” 
 
 
 
赫敏悻悻的瞪他一眼。 
 
 
 
或许斯内普会有什么好的建议,哈利翻弄着日记本,发现后几页有一份魔药制作单,其中的材料都很普通,熬制时间大约需要十个小时,恰好符合芙蕾雅的标准,虽然哈利并不知道这种魔药的用途。 
 
 
 
斯内普用ヾ(@^▽^@)ノ来代表它的名字。 
 
 
 
也许是一种欢欣剂。 
 
 
 
 
 
** 
 
 
 
亚瑟潘德拉贡的日记 
 
 
 
 
 
XX年XX月XX日 晴天 有点郁闷 
 
 
 
 
 
自从艾默瑞斯在晚宴上第一眼看见芙蕾雅,我就知道这傻小子落入情网了。 
 
 
 
他不仅上魔药课一直盯着对方看,连课余时间都愿意当她的助手,其他课上他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黑魔法防御课上他就是呆板的看着四周,结果我的锁腿咒把他绊在地上,他才反应过来。 
 
 
 
现在艾默瑞斯大部分时间都粘着芙蕾雅,剩下时间就安静的待在一边,我觉得生活突然变得好无聊。 
 
 
 
芙蕾雅温柔活泼,但老实说她也不是很漂亮,学校里几个同龄的女孩比她漂亮的比比皆是,为什么艾默瑞斯就和她看对眼了呢?也许去年我真的不应该老把他捆在身边,所以他就变得见识短浅,生活闭塞,稍微标致点的女孩就能把他迷住。 
 
 
 
更糟糕的是,好像我们上学期的赌约一结束,他就不理我了,有几次我约他一起练习变形术,结果他借口要去魔药教室和赫敏合作什么肠胃消化剂。 
 
 
 
“我可不再是你的仆人了。”他做着鬼脸说。 
 
 
 
最关键的是,因为我们用的是孪生魔杖,所以我的魔杖因为他过于快乐的情绪也不稳定起来,我在魔咒课上用“清水如泉”时喷出一条水龙,放大咒把一只老鼠变成一个成人大小,吓得几个女孩都哭起来了。 
 
 
 
早知道我就不带他去奥利凡德那里配魔杖了。 
 
 
 
今天上午我带着他一起去上黑魔法防御课,他一路上将手背在身后,总是傻笑,或许芙蕾雅表扬他了?我去年送他猫头鹰怎么不见他这么高兴。 
 
 
 
他喜欢芙蕾雅会不会是因为他在伊法魔尼的女朋友和她同名?因此他的猫头鹰也叫这个名字? 
 
 
 
走廊上我们就碰见了芙蕾雅,我故意绕着路避开她,结果艾默瑞斯远远看见她,就和她打招呼。 
 
 
 
芙蕾雅向我们走来,艾默瑞斯脸色绯红,将手拿到前面来,我看见他手上是一朵含苞的玫瑰。 
 
 
 
我当时觉得这傻透了,可还没等我说话,芙蕾雅已经接过了它。那朵玫瑰突然就增高了,花茎和枝叶变得粗长,它们缠绕在一起,编成了花环,玫瑰也绽开了,不仅如此,上面还开出了百合,茶花,紫罗兰,薰衣草和各式各样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几只蝴蝶从里面飞出来,一股香味弥漫开来。 
 
 
 
周围的学生被这吸引了,他们鼓起掌来,只有马尔福轻蔑的冷哼着走开了。 
 
 
 
第一次我们站在了统一战线。 
 
 
 
拜托,变形术好也不是这么用的吧,野生杂交植物会危害环境的懂不懂。 
 
 
 
我真希望芙蕾雅花粉过敏。 
 
 
 
但她没有,不仅这样,她还夸这个花环好看,还把它戴在头上。她就不怕被刺扎到? 
 
 
 
艾默瑞斯始终盯着芙蕾雅远去的身影,直到对方走的没有影子了。他一路上都在快乐的微笑着。我不是没见过他笑,但我从没见过这种笑容出现在他脸上,款款情深又浓情蜜意,脸颊微微发红,是一个陷入爱情的人的典型特征。 
 
 
 
艾默瑞斯恋爱了。 
 
 
 
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 
 
 
 
过去我始终将他的陪伴当成理所当然,就好像我们生来就是两块磁铁,注定要永远相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的生命会被另一个人填满,他的目光不再围着我,而是专注的凝视另一人。他不再因为我的夸奖而喜出望外,也不再因为我的嘲讽而忿忿反击。我想象着他和别人如影随形,热烈的接吻直到嘴唇红肿,或者在霍格莫德日痴缠在一起,亦或是举止亲昵身体紧贴着像连体婴儿般互相拥抱。 
 
 
 
这让我难以接受。 
 
 
 
亚瑟潘德拉贡 
 
 
 
任何在未经本人允许下的私自翻阅都将引你进入永无止境的噩梦 
 
 
 
 
 
** 
 
 
 
当哈利进入魔药教室时,他发现里面已经挤满了正在做课后研究的学生,一个座位都没有剩下,只有墙角还堆了几个坩埚,芙蕾雅正在学生边上视察。 
 
 
 
哈利想了想,决定另找一个地方完成魔药。他想到日记上提到的六楼洗手间,斯内普年轻时曾在那里做了变色剂,于是哈利拎起一个坩埚,往里面盛了些药材,就向六楼跑去。 
 
 
 
他在厕所里关上门,支起支架,点了火,坐在地板上看着坩埚慢慢沸腾起来,这让他想起二年级和赫敏制作复方药剂的经历,他拿起笔记,对着窗户里透出的一丝光线辨认斯内普潦草的字迹。 
 
 
 
这时他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和悉悉索索的说话,哈利听出那是芙蕾雅和斯内普。 
 
 
 
不知为什么现在哈利见到斯内普,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这些东西: 
 
 
 
ヾ(@^▽^@)ノ (`⌒′メ)(T▽T)(つд⊂)(•̀へ •́ ╮ ) 
 
 
 
他憋住笑,从门缝里打量他们。 
 
 
 
“夫人,”斯内普说道,他的声音深沉而温柔,“我永远忠诚与你,我绝不会有背叛你的想法。” 
 
 
 
“你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西弗勒斯。”芙蕾雅慢慢靠近斯内普,“但真可惜我们并不是一路人。” 
 
 
 
“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斯内普缓缓说道,他握住芙蕾雅的手亲吻了她的手指,“我愿意为了你洒出我的血液,奉献我的心脏。” 
 
 
 
哈利屏住了呼吸,他明白了一切。 
 
 
 
梅林啊,斯内普在向芙蕾雅告白! 
 
 
 
“你有一双富有魅力的眼睛,西弗勒斯,告诉我它下面藏了多少情感和秘密啊。” 
 
 
 
斯内普颤抖着,但他脸上的线条很僵硬,“我对你没有隐瞒任何秘密,夫人,我全心全意为你效劳。” 
 
 
 
“我敬佩你的智慧和毅力,西弗勒斯,他们都轻看了你,”芙蕾雅继续说,“我能看透你的灵魂。” 
 
 
 
“但那只是无济于事。”她继续说道。 
 
 
 
“夫人....”斯内普近乎哀求道。 
 
 
 
芙蕾雅凝视着他的眼睛, 斯内普的眼睛空洞无神,但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身体不断战栗,她微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哈利看见斯内普重重的靠坐在墙壁上,他的手指插进头发捂住脸。 
 
 
 
斯内普被甩了,哈利尴尬的想,他要是知道我在偷听非杀了我不可----- 
 
 
 
砰! 
 
 
 
哈利惊恐的发现他的坩埚炸了。 
 
 
 
门猛的被踹了开来,斯内普冲进来卡住了哈利的脖子,他双手冰冷,脸色惨白,他瞪着哈利,但嘴唇颤抖,却没有说话。 
 
 
 
“呃,教授。”哈利看着他,舌头打起了结,“呃,我,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只是...在完成芙蕾雅的课后作业...” 
 
 
 
斯内普放开了哈利,他跌坐在地上,目光涣散的打转。 
 
 
 
“教授,你还好吗?”哈利小心翼翼的问道。 
 
 
 
斯内普发出一声长叹,他双手摩擦着自己的脸庞,急促的呼吸着。他盯着哈利的眼睛,最终平静下来。 
 
 
 
“其实这没什么,”哈利结结巴巴的说,“长痛不如短痛,这世上总有适合你的人。” 
 
 
 
斯内普呆怔的看着他。 
 
 
 
哈利想可能是这场单相思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爱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在你找到真爱之前总会有一两次惨痛的经历,”哈利安慰道,“芙蕾雅是很漂亮,但她可能并不适合你,因此她才会拒绝你。” 
 
 
 
斯内普露出一个滑稽的表情,他用手捂住脸,“你这蠢货,你什么都不懂。”他低语道。 
 
 
 
他这副失魂落魄的神情让哈利又好笑又同情,斯内普都四十出头了,但他的恋爱经历基本为零,好不容易有个志同道合的女孩,鼓起勇气向她告白,最后还被悲剧的发了好人卡。 
 
 
 
哈利激昂的抓住他的双手,“一次失败并不能代表什么,有点耐心,睁开你的眼睛,鼓起你的勇气,去看,去观察,终有一天你会找到正确的人。” 
 
 
 
“你在胡说八道。”斯内普挣开他的双手,他咆哮起来,“我根本不爱她...” 
 
 
 
“你不用为此感到羞耻,先生,”哈利柔声道,“每个人的生命都需要爱,这段关系的结束意味着下一段关系的开始。新生活起航了,看看你的四周,有多少火热的目光正注视着你。” 
 
 
 
“比如?”斯内普嘲讽道。 
 
 
 
“呃,”哈利挥挥手,“草药学教授。” 
 
 
 
“斯普劳特?”斯内普怪叫道。 
 
 
 
“你该叫她波莫娜。”哈利拍拍斯内普的肩膀,他感觉自己像指导青少年谈恋爱的父母,“你没发现她总是把最新鲜的金鱼草送给你吗?” 
 
 
 
“那是因为她想从我这里要一瓶舒缓剂。” 
 
 
 
“她只不过想拉进和你的距离罢了。”哈利解释道,“她还阻止赫奇帕奇的学生叫你老蝙蝠。” 
 
 
 
“我认为每个院长都会阻止自己的学生羞辱教师。”斯内普轻蔑道。 
 
 
 
除了你。哈利心想。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那是因为她崇敬你高尚的情操。” 
 
 
 
“我?” 
 
 
 
“对,就是你。”哈利补充道,他想到斯内普日记上的描述。“她是一位又充满母爱又温柔的女士。” 
 
 
 
“母爱?” 
 
 
 
“她和你相配极了。”哈利鼓励道,“你们甚至还有共同语言,你们经常在一起讨论魔药的选材与制备。” 
 
 
 
“那只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真挚的爱情总是源自于平凡的生活,”哈利庄重的说,“她还单身着呢。” 
 
 
 
斯内普困惑的看着他,像是没有明白他们究竟在讨论什么问题,接着他反应过来,皱了皱鼻子,好像看见了一只苍蝇,“我不知道你这蠢脑瓜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波特,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被你带到这个话题上来的,或许是我这几天过于劳神费心,以至于丧失了基本理智。但是你听好了,”他顿了顿,咬牙切齿道,“我对你这些无聊的爱情观毫无兴趣。” 
 
 
 
他忿忿的给那个炸裂的坩埚施了个清理一新(哈利猜他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接着怒气冲冲的走了。 
 
 
 
爱情啊,哈利心想,你把地球绕的团团转。 
 
 
 
 
 
** 
 
 
 
 
 
亲爱的《中老年巫师恋爱指南》杂志编辑 
 
你好: 
 
 
 
我是一名长期独居的中年男巫,四十岁以上,未满五十,拥有在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稳定教职工作,在我长达数十年的单身生活中,我倍感寂寞难耐,渴望有一位年龄工作与我相仿,性情温和善良,热爱草药魔药的女士成为我的人生伴侣,为我昏暗无光的生活带来一丝光明。 
 
 
 
我听说《中老年巫师恋爱指南》乐于为感情生活处于困境的巫师解决难题,我希望通过您的杂志,我可以找到一位合适的对象,共同开启美好的新生活。 
 
 
 
 
 
 西弗勒斯斯内普 
 
 
 
 
 
 
 
亲爱的《中老年巫师恋爱指南》杂志编辑 
 
你好: 
 
 
 
我是一名长期独居的中年女巫,四十岁以上,未满五十,拥有在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稳定教职工作,在我长达数十年的单身生活中,我倍感寂寞难耐,渴望有一位年龄工作与我相仿,性情温和善良,热爱草药魔药的男士成为我的人生伴侣,为我昏暗无光的生活带来一丝光明。 
 
 
 
我听说《中老年巫师恋爱指南》乐于为感情生活处于困境的巫师解决难题,我希望通过您的杂志,我可以找到一位合适的对象,共同开启美好的新生活。 
 
 
 
 
 
 波莫娜斯普劳特 
 
 
 
 
 
 
 
亲爱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波莫娜斯普劳特女士 
 
你好: 
 
 
 
很高兴收到您的来信,我非常荣幸能为您解决情感生活的难题,事实上,恰巧有一位满足您要求的先生/女士也是我们的读者之一,且与您处在相同境况。那位先生/女士的姓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波莫娜斯普劳特,如果您在下周一下午三点有闲暇时间,我们将为您安排一次与这位先生/女士的约会,在霍格莫德皮兹卡韦迪咖啡馆。 
 
 
 
《中老年巫师恋爱指南》杂志编辑 
 
 
 
 
 
好极了,哈利心想,一切都非常顺利。但是在这次惊喜的约会前,他仍需要帮助两位当事人培养他们的感情。 
 
 
 
哈利翻开那本《中老年巫师恋爱指南》, 依照这上面的指示拟出一份计划: 
 
 
 
1.送给对方一样既能表达心意又能切实帮助对方的小礼物。 
 
2.与对方共同分享悲伤与快乐。 
 
3.在一个特殊的日子给对方一个热情的抱抱。 
 
4.大声说出我爱你。 
 
 
 
接下来就是霍格莫德的意外约会了,哈利满意的加上最后一项,他必须承认三四两项实施起来有些难度,但他会为这段爱情推波助澜的。 
 
 
 
哈利将这份计划书夹进杂志,塞进自己的书包里,最后读起混血王子的日记。 
 
 
 
这时他听见公共休息室传来一阵争吵,他发现那是艾默瑞斯和亚瑟。 
 
 
 
“真的够了,艾默瑞斯。”亚瑟无奈的说,“这只是徒劳而已。” 
 
 
 
“为什么你这么认为?”艾默瑞斯反问道。 
 
 
 
“芙蕾雅是我们的老师。” 
 
 
 
“她比我们大不了几岁。” 
 
 
 
“她喜欢斯内普。” 
 
 
 
“哈利告诉我她把斯内普甩了,对不对,哈利?” 
 
 
 
哈利绝对没有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好吧,或许他透露了这么一点点,但这只是格兰芬多的秘密...也许还有斯莱特林。 
 
 
 
“你甚至刚认识她。” 亚瑟叫道。 
 
 
 
“我记得一直鼓励我相信自己直觉的人是你吧。” 
 
 
 
“梅林啊,”亚瑟苦恼的挠着头,“她太漂亮了不适合你。” 
 
 
 
“漂亮怎么了?”艾默瑞斯愤愤道,“桂妮薇儿还嫁给了亚瑟王呢。” 
 
 
 
“她是位美若天仙的公主。” 
 
 
 
“不,她只是个相貌平平的女仆,”艾默瑞斯翻着白眼,“她是靠自己的善良和智慧赢得亚瑟王的心的。” 
 
 
 
亚瑟手指烦躁的抓着头发,愠怒的在公共休息室里踱步,艾默瑞斯靠在椅背上斜眼看他,“你没有权利插手我的私人生活,亚瑟。”他漫不经心道。 
 
 
 
亚瑟停了下来,他转过头注视艾默瑞斯,嘴角勾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对,我没有,但我有权利和你公平竞争。” 
 
 
 
“什么?”艾默瑞斯叫道。 
 
 
 
“谁说只有你一个人才能追芙蕾雅,我也很喜欢她,”亚瑟一副无辜的样子,“从去年起我就没谈过恋爱了。” 
 
 
 
“别胡闹,亚瑟。”艾默瑞斯惊叫道。 
 
 
 
“我是认真的,”亚瑟庄严的说道,“我,亚瑟潘德拉贡,愿意与艾默瑞斯先生共同竞争芙蕾雅小姐的爱” 
 
 
 
“我们需要一位公证人。”亚瑟快活的叫道,他打开宿舍的门,高声叫道,“别睡了,罗恩,快出来!!!” 
 
 
 
罗恩跌跌撞撞的滚出来,惊恐的环顾四周,“怎么了,怎么了,哪儿着火了?” 
 
 
 
“哪儿也没着火。”亚瑟重重的拍着他肩膀,“我需要你做我的公证人,证明我有意与艾默瑞斯竞争赢得芙蕾雅的爱。” 
 
 
 
罗恩困惑的看看艾默瑞斯,又看看亚瑟,接着翻了个白眼说,“得了吧,亚瑟,我才不会让一个漂亮女孩受你的荼毒。”他慢吞吞的走回宿舍,进去之前还对艾默瑞斯做了个鼓励的手势,“加油,艾默瑞斯,我相信你能成功。” 
 
 
 
“这家伙怎么了?”亚瑟嘟囔道。 
 
 
 
“你看见了吗?”艾默瑞斯翘着腿得意道,“没有人支持你哦。” 
 
 
 
亚瑟悻悻的瞪着他,接着看见了充当人肉背景板的哈利,欣喜的叫道,“哈利?” 
 
 
 
“哦,”哈利抬起头,装作想起来什么的样子,“我忘了,我还要去关斯内普的禁闭呢,去晚了又是一顿臭骂。” 
 
 
 
“你开学起就没被他关过禁闭!” 
 
 
 
“呃,”哈利沉思着解释道。 
 
 
 
“上学期欠的。”

评论(5)
热度(38)

© 叮铛小铃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