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铛小铃儿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随缘ID: 叮铛小铃儿
AO3 ID: TinkerTinker
Fanfiction ID: TinkerTinker

[Snarry/Merthur]From Here To Eternity 6.5

标题: From Here To Eternity
原作: HP/Merlin
作者: 叮铛小铃儿 
分级: 限制级(R)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snarry/merthur/罗赫 结尾部分涉及福华/珍珠港/美苏cp大串烧 
 
第五章 
 
 
亚瑟潘德拉贡的日记 
 
即使直男如我也有打脸的那一天。 
 
我吻了艾默瑞斯。 
 
我甚至没有碰他的嘴唇,而是直接扯开他的领子,亲**吻一个更敏**感的部位。这几天他在寝室换上睡衣时,我还可以隐隐看见那个痕迹,梅林保佑,我们的床居然挨得这么近。 
 
在一个阳光明媚,气温凉爽的的下午,在一片草地上,我们都神志清醒,谁也没有喝过火焰威士忌,现在甚至是冬天,不是说动物发**情期都在春天吗? 
 
现在我翻翻以前我写下的日记,只觉得每一个字都是嘲讽,我说我不爱他,我觉得他丑陋而古怪,我从没对他动过心。 
 
梅林啊,我到底在骗谁啊? 
 
难道我从来没想过抚**摸 ** 他高耸的颧骨,看着他的脸颊在我的双手下涨得通红吗?难道我从不觉得他象牙色的皮肤光滑又细腻吗?难道我从来没想过触**摸**他的嘴唇试试它的柔**软度吗? 
 
我只是在骗自己而已。 
 
每个清晨我醒来时都会偷偷的听着他轻浅的呼吸声,看着他的胸膛起起伏伏,看着他睡衣袖子下露**出一小截光洁的手臂。我喜欢环住他的腰和肩膀,观赏他湛蓝的眼睛和朴实的笑容。在蒸汽氤氲的浴**室里,我透过迷雾打量着他湿**漉**漉的,被水珠反射得闪闪发光的身**体,我们两个总是最后离开的,我会想着他依靠在瓷砖,在我的怀抱里颤*抖呻**吟的模样。有时他会帮我擦背,我们皮肤相碰的时候,我会感到有电流袭过身**体。 
 
我试着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然而这些借口都显得极不合理。青**春**期的激**情不会持续整整一年;若我只是一时兴起,就不会在彼此交**缠之后,仍然渴望他的触**摸和亲**吻;若我只是寻求生活中不同的刺**激,就不会为我们的情感这样困惑纠结。 
 
我只能说,亚瑟潘德拉贡爱上了艾默瑞斯,永恒的,不可自拔的爱。 
 
但艾默瑞斯又会怎么样? 
 
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不知道这样的平衡什么时候会打破。如果我向他告白,他一定会接受,但他自己到底能不能看清他的情感呢?要是在他接受之后又发现自己真正的取向,或者遇上一位适合他的完美**女性,我该怎么办? 
 
我们的爱究竟会让彼此升入天堂,还是拖进深渊? 
 
这都是我要考虑的事情。 
 
 
亚瑟潘德拉贡 
 
任何在未经本人允许下的私自翻阅都将引你进入永无止境的噩梦 
 
 
 
** 
 
“赛场太吵太乱了,”亚瑟担忧的看着梅林,“我觉得你应该...” 
 
“我不会漏掉你的任何一场比赛,”梅林拍拍他的手,微笑道,“我还没有虚弱到不能在观众席上坐几个小时。” 
 
亚瑟抿起嘴唇,看向赫敏,“照顾一下艾默瑞斯,赫敏。” 
 
赫敏点点头,她拍了拍哈利和罗恩的肩膀,梅林向他们摆摆手,和赫敏坐到了观众席上。 
 
“今年的赛季结束得有些晚,”赫敏看向魁地奇赛场,金妮打进了一个球,她高兴的鼓起掌来,“再过半个月就要圣诞节了。” 
 
“之前挂了好几个月的风,斯莱特林的追球手抱怨说,他们现在打球之前都要计算风力了。”梅林摊摊手,“没办法才拖到现在。” 
 
“那是什么?”赫敏指向禁林方向。 
 
梅林向那边望去。他看见茂密的禁林中心突然有一群鸟被惊飞向天空。 
 
“海格?艾苏莎?”梅林猜道,“我不清楚....” 
 
突然梅林感到脚下的看台猛烈的晃动起来,他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学生群中发出一阵阵惊呼。 
 
蓦地,几道深不见底的裂缝从看台中间劈了开来,然后不断蔓延向球场,将整个赛场撕裂成了好几半,草地和泥土陷了下去,形成狰狞的图案。 
 
学生们的呼喊声汇杂在一起,邓布利多和教授们正在集合学生从一条较完整的楼梯走向平地。霍格沃兹的校舍墙壁上裂出了缝隙,参天的蓬蔓从地面上疯长起来,缠绕住城堡的主体,且不断伸向看台和天空,各种几人大的毒虫沿着枝蔓挪动,散射着毒液。 
 
倏忽天空乌云密布,一阵电闪雷鸣之后,狂风四作,仍然骑在扫帚上的球手们被风猛吹向四周,梅林隐约看见空中出现了数十只长着红色眼睛,翅膀锋利犹如刀刃的巨型蝙蝠。麦格和斯内普举起魔杖向它们发射咒语,但那根本不能驱赶它们。 
 
“会是伏地魔吗?”赫敏惊恐的问道。 
 
“不,”梅林喃喃道,“这强大得多。” 
 
他猛地向地面跑去,不顾赫敏在他身后呼叫。他攀着细石赶到平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亚瑟,他正在抵抗那些蝙蝠,但显然撑不了很久。 
 
梅林知道始作俑者在什么地方,他体内的魔法汹涌澎湃,为他指引了道路。梅林感到手腕有割破的感觉,但他无视了疼痛。 
 
他知道,至少现在,他还能保护他的宿命。 
 
他来到了禁林边缘一处隐秘的平坦地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转过身来,浅绿色的眼睛和蓬乱的头发,她仍然穿着学校教师的装束,但面容已经变了。 
 
莫甘娜。 
 
她的瞳孔变成了金色,一团火焰从手掌中飞出来,梅林伸出手形成一道金色的屏障,力量相撞,他们都踉跄着后退。 
 
“艾默瑞斯,”莫甘娜微笑道,她只是念着梅林的名字,“艾默瑞斯。” 
 
“你太心急了,”梅林抬起头望向她,笑着叹息道,“至少你应该等到王者之剑被完全修补好之后再动手的。” 
 
“你比任何人都更了解等待的痛苦,梅林,”莫甘娜挥挥手,梅林隐隐看见看台上冒起浓烟,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着学生的呼喊。 
 
“我无时无刻不想解决你们。” 
 
“为了什么?”梅林反问道,“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痛恨我们?”他在莫甘娜开口前打断道,“乌瑟对魔法的压迫?他对巫师残暴的杀戮?” 
 
“看看你自己,莫甘娜,看看你制造的一切,你正在杀死你的同类。” 
 
“你变得和乌瑟一样。” 
 
莫甘娜的脸色变得惨白,但她嘴角反而扬起一个甜蜜的笑,“说得对,梅林,但是伟大的胜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费妮,芙蕾雅,赛法,莫德雷德。牺牲的人太多了,这些无名小卒,你还记得他们吗?” 
 
“似乎你胜券在握?”梅林凝视着她枯槁的面容。 
 
“你阻止不了我,梅林,”莫甘娜冷笑道,“焦土之石已经吞噬了你的魔法,你剩下来的那点法力连个卑微的现代巫师都不如。” 
 
“不,”梅林说道,他的目光坚定而自信,他的脊背挺直,周身渐渐散发出威慑的气质,“我说过你太心急了。” 
 
“我是魔法本源。” 
 
梅林感到体内的魔法迫不及待的尽数泄出,他的心脏因为肾上腺素的原因砰砰作响,视线被一片金色笼罩了。蓦地,世间万物突然都宁静下来,被破坏的一切都逐渐恢复原样,爬着毒虫的枝蔓迅速被烧毁,空中的蝙蝠消失了,土地上的裂缝正在愈合。 
 
莫甘娜尖叫起来,梅林挥挥手,一阵飓风击中了她,她重重的撞在土地上昏迷了,梅林感到手腕的伤口因为古教再次裂开,他呻吟起来,跪倒在地上,体力随着失血逐渐流逝,他的视线有些模糊。 
 
不,他必须支撑到最后。 
 
他抹去嘴角渗下的鲜血,蹒跚着从地上爬起来,充盈着他身体的魔法撞破血管喷泄出来,梅林硬生生咽下口中的腥甜。天空放晴,霍格沃兹城堡的残墙断垣恢复成原先宏伟的模样,就仿佛这只是一个平常的下午。 
 
梅林扭过身来看向昏迷的莫甘娜,他知道对方仍然没有死去,梅林无法杀死他,他只希望一切可以拖延到王者之剑修复的那一天。 
 
那时他们手上才有必胜的筹码。 
 
梅林喘息着匀了口气,颤抖着喝下伤口修复剂,他尽量弄干净沾着血迹的外套,克服着一阵阵眩晕,朝看台跑去。 
 
他要回到亚瑟身边去,一刻也不能耽搁。 
 
** 
 
一只巨型蝙蝠朝骑在扫帚上的亚瑟飞去,它像一道闪电般迅速,亚瑟施了几次咒,却始终没有打中它,它向亚瑟猛冲过来。 
 
“四分五裂。” 
 
蝙蝠化成了粉末。 
 
亚瑟转过头去发现哈利正在附近挥舞魔杖。“谢谢你,伙计。”亚瑟叫道。 
 
哈利向他笑笑,接着就被一只蝙蝠撞向扫帚,所幸他们离地面都不是很高。然后,在眨眼之间,一切都恢复了原样,蝙蝠消失了,土地愈合了,看台和城堡都重新矗立起来。 
 
亚瑟飞了下来,他向哈利跑去,“你还好吗,哈利?” 
 
哈利抽了口冷气,“我猜我的腿可能骨折了。” 
 
“只是点小伤,”亚瑟抽出魔杖,“一秒钟就好。” 
 
“你要干什么?”哈利尖叫道。 
 
“别紧张,伙计,我前些天刚从赫敏那里学来的接骨术,”亚瑟按住他的腿,“艾默瑞斯撞上墙的颧骨就是我治好的。” 
 
亚瑟高声念起咒语,伴随哈利的惨叫。 
 
“怎么样了?”哈利虚弱的问道。 
 
亚瑟探了探他的关节,“你的骨头和别人长得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 
 
“我可能接歪了。” 
 
“啥?”哈利惊叫道。 
 
这时斯内普被他们的呼声吸引过来,他一言不发的推开亚瑟,将双手覆在哈利的腿上,充满讽刺的冷笑了一声。 
 
他念了一个咒语。 
 
“怎么样,哈利?”亚瑟期待的问道。 
 
“没感觉了,完全没感觉了。”哈利喃喃道。 
 
亚瑟看起来很高兴,但是哈利脸上诡异的表情让他意识到事情没他想的这么好。 
 
“我的骨头呢?”哈利问道。 
 
“我把它抽光了,”斯内普无所谓道,“这几天你要去医疗翼喝生骨水。” 
 
“这是报复吗?”哈利吼道,“因为特里劳妮和麦格?” 
 
斯内普挑起眉毛,他挥挥魔杖,一根插满铁钉的骨头出现在哈利眼前,“很明显,潘德拉贡先生混淆了接骨咒和打桩咒,如果你想在轮椅上度过接下来的几十年,我可以把这根骨头给你接回去,保证不接歪。” 
 
他冷哼着走开了。哈利痛苦的抱住头,“艾默瑞斯是怎么忍受你这么长时间的,亚瑟,你把我的骨头当成木桩了吗?” 
 
亚瑟歉意的让哈利漂浮起来,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漂浮咒向医疗翼走。突然他像被什么绊倒在地上,哈利摔下来嚎叫着,他的腿软趴趴的落在地上,他的余光看见了马尔福。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救世主波特。” 
 
“嘿,”亚瑟怒吼道,“你不能欺负伤员。” 
 
德拉科无视他,他向哈利举起魔杖,一道蓝光发了出来,亚瑟也挥舞着魔杖阻挡他 
 
这时另一道红光和亚瑟魔杖中的光芒缠绕在一起,它们一齐变成了金色,空气加速流动起来,形成了模糊不清的图形,德拉科被击中摔倒在地上。 
 
艾默瑞斯战栗的站在他们附近,他拿着魔杖,脸上毫无血色,牙齿格格发抖,仿佛在忍受什么。而亚瑟的眼神陷入了一片空茫,他呆滞而迷惑的望着艾默瑞斯,目光仿佛要在他脸上烧出一个洞来,仿佛他不认识对方。 
 
艾默瑞斯古怪的微笑一下,接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脸颊苍白得毫无生机,血液从他的嘴角和袖子里流了出来。 
 
** 
 
“我以为,情况已经好转了,”梅林模糊的听见一个声音说,“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复发了。” 
 
“我从没见过他这种情况,”一个女声说,“连补血剂也没什么用。” 
 
梅林听见一声叹息,接着他的头被抬了起来,一些酸涩的液体流进了他的嘴。梅林咳嗽起来,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睫毛像是被黏住了一样,令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他只能看见一个忽明忽暗的轮廓。 
 
“亚瑟。”梅林沙哑的叫道。 
 
亚瑟拾起梅林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你醒了,艾默瑞斯。” 
 
梅林想做起来,却被亚瑟警告性的按回去。亚瑟在他身边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高大的身影投射在梅林身上。 
 
“不去上课吗?”梅林问道。 
 
“上午发生这么可怕的事,学生们被放了一天假。”亚瑟眨眨眼,“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制造这一切的人。” 
 
梅林吃力的露出一个笑容,“有人受伤吗?” 
 
“大多数人还是有点擦伤,哈利要重新长一根骨头,但这是我引起的,”亚瑟尴尬的说道,他看向梅林,“伤得最严重的是你,你浑身都在流血,脾脏破裂了,还有点胃出血。可是你根本没参加战斗。告诉我是谁让你魔力暴动的。” 
 
梅林闭着眼睛,转过身去背对着亚瑟,因为他全身缠满绷带,动作有些笨拙,他感到亚瑟把自己的身体翻了过来,一只手坚定的握住梅林的手指。 
 
一会儿他的目光又柔和下来,他说道,“我该拿你怎么办,艾默瑞斯?你这个又神秘又固执的家伙。” 
 
“我之前见过你吗?”亚瑟突然问道。 
 
“哦,我们不是天天见面吗?”梅林打了个哈欠,他感到眼皮又慢慢黏上了。 
 
“我是说你转来霍格沃兹前,”亚瑟说道,“我想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面。你还记得我们相遇的第一天,我问你的名字,你说这要留待我自己去发现。我当时觉得你只是个鬼鬼祟祟又故弄玄虚的蠢货。” 
 
“但是当你倒在赛场上时,我觉得很...很害怕,我想冲过去抱住你,叫你的名字,不是艾默瑞斯,而是另一个名字,我感到那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可是到了嘴边又忘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觉得我的记忆里有个影子,它始终若隐若现,每次我想抓住它,它又逃走了。但现在,我觉得你的模样,和那个影子重合了。一个细细瘦瘦的男孩,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亚瑟描绘着,“突出的颧骨和耳朵,还有傻乎乎的笑容。” 
 
亚瑟想继续说下去,但他发现艾默瑞斯已经睡着了,亮晶晶的口水从嘴角流出来,亚瑟不满的推了对方一下,无奈的把毯子裹住对方的身体。 
 
 
** 
 
哈利半夜时被生骨水引起的疼痛弄醒了,他眯着眼睛打量一下周围,发现隔着白色的帘子有两个影子。一个是庞弗雷夫人,另一个,哈利十分熟悉他,是斯内普。 
 
他们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哈利离他们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斯内普听上去严肃而关切,他低沉的声音像蚊蝇般挠搔着哈利的耳朵。在庞弗雷夫人回答了他的问题后,他显得轻松了些。 
 
哈利模糊的看见他把一个瓶子放在了桌上,庞弗雷夫人温和的笑了笑,她拍拍斯内普的肩膀,收起了瓶子。 
 
帘子被轻轻的拉开了,哈利连忙闭上眼睛,他听见斯内普沉稳的脚步声,他在哈利的床边停了下来,哈利的眼睛眯开一条缝,他发现对方正在审视自己,目光像轻柔的羽毛般落在自己身上。 
 
这是为数不多的,斯内普露出私人情感的时候。 
 
斯内普靠得近了些,哈利再次闭紧眼睛,他感到心跳快了起来,周围有些布料摩挲的声音,斯内普的手掌覆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他的手心布满老茧,粗糙而冰凉,沾着些草药的味道,角质层让哈利的皮肤有些痒。但是哈利并不想摆脱他的手。 
 
整个医疗翼很安静,外面下起小雪,略有些雪花堆砌的擦擦声透进来,哈利甚至听得见斯内普呼吸的声音。 
 
不知为何,哈利有些留恋这一刻。 
 
斯内普撤下了他的手,他转过身轻轻的,缓慢的,拉上了帘子,就好像他的存在会惊吓到其他人。 
 
他静静的离开了。 
 
直到第二天早晨,哈利仍在想这件事,而庞弗雷夫人照例端着药盘给他带来生骨水,那上面还多了个小瓶子,多少有点像斯内普昨晚带来的那个,哈利皱着眉喝下生骨水,问道,“这是斯内普教授送来的?” 
 
庞弗雷夫人惊讶的看着他,“我以为你睡着了,哈利,毕竟那会已经很晚了。” 
 
“他总是这么晚来找你吗?”哈利问道。 
 
庞弗雷夫人耸耸肩,“有时会有一些紧急情况,如果我手里没有药,就要西弗勒斯来帮我了。有时我们凌晨一两点还在制作魔药。” 
 
哈利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斯内普,他似乎在这么晚来拜访一位单身女士习以为常,而昨天他们的对话中,斯内普的嗓音又是这样柔和,这样亲切,他们之间保持着暧昧的距离。 
 
我怎么这么傻,哈利震惊的想,学校里还有最后一个人没有试过呢。 
 
 
** 
 
“这是我从乔治和弗雷德店里弄到的,”罗恩把哈利拉到一边悄悄说道,“肿胀粉末,倒一点下去,保证肿得连你妈都不认识。” 
 
“会被发现吗?” 
 
“韦斯莱笑话店产品,”罗恩拍拍胸膛,“包你满意。” 
 
“能在医院里待几天?”哈利问道。 
 
“少则一星期,多则半个月。”罗恩耳语道,“你要整谁?” 
 
“我不是用来恶作剧的,”哈利说道。 
 
“我要开创一段伟大的爱情传奇。” 
 
“多比。”晚上,哈利独自一人在公共休息室召唤道。 
 
“哈利波特先生有什么吩咐?”多比睁着网球般的眼睛出现了。 
 
“我需要你的帮助,多比,”哈利说道,“把这个倒进斯内普明天的早餐。” 
 
“多比觉得这件事有点...” 
 
“多比,”哈利急切的叫道,“你想让斯内普教授得到幸福吗?” 
 
“多比...” 
 
“你想让庞弗雷夫人幸福吗?” 
 
“庞弗雷夫人是个好人...”多比犹豫道,“她总是给多比留很多好吃的...” 
 
“那就按我说的做,”哈利把瓶子塞进多比的手,“他们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里了。” 
 
第二天上午,哈利向斯内普办公室走去,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拉上了罗恩。 
 
“梅林的胡子啊,”罗恩叫道,“你可没说是斯内普啊。” 
 
“别说是斯内普和庞弗雷夫人,”哈利哼哼道,“就算是亚瑟王和梅林我也能撮合起来。” 
 
他轻轻的推开门,向里面张望了两眼,发现斯内普如常的熬制魔药。 
 
“你在干什么?波特。”斯内普头也不抬的问道,“你当这里是三把扫帚酒吧了?” 
 
哈利把罗恩强拉进来,“没什么,教授,我只是看看,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斯内普怀疑的看着他,“真不幸,我不能享受救世主的服务了,”他冷哼道,“因为我马上要去上课了。” 
 
哈利瞪了罗恩一眼,罗恩摆摆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眼看着斯内普站起来大步流星的走到门口,“难道还要我铺条地毯请你们出去吗?” 
 
哈利犹豫道,“呃,我们...” 
 
接着斯内普抽像是重心不稳一样,突然之间就摔倒在地上,哈利和罗恩连忙冲过去,把他架到椅子上。 
 
“你脸色真惨白,教授,”哈利劝说道,“你得去医疗翼。” 
 
“不必,”斯内普抵抗道,“我可以...”他站起来,又跌在地上,“我只是有点麻...” 
 
只见斯内普的一条腿瞬间肿了一倍粗,裤子塞得鼓鼓的,像是要涨开。 
 
“你不能这样去上课...”哈利叫道,他搀起斯内普,却被对方推开,斯内普挥挥魔杖,一根拐杖从衣橱里弹出来。 
 
我三年前就准备好了,西弗勒斯心想,我早知道有一天我要拄着拐杖去上课。 
 
他撑着拐杖站起来,但是又朝一边跌过去,哈利撑住他,斯内普的另一条腿也肿了起来。 
 
“放开我,波特,”斯内普叫道,另一根拐杖也弹了出来, 
 
年纪大了就是不得不服老,只是昨晚多跑了几层楼就肿成这样。西弗勒斯想到。 
 
哈利和罗恩眼睁睁的看着他拄着两根拐杖跳出去。 
 
“没关系,”罗恩漫不经心道,“五四三二一。” 
 
门外传来一声惨叫,哈利连忙跑出去,只见斯内普瘫倒在地上,手指肿成了火腿。 
 
“我为你的敬业感到钦佩,教授,”哈利把他拖进来,“但你今天是绝对不能去上课了,你放心,我们不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的,这无损你苦心维持的恶霸形象。” 
 
“我要去上课,波特,你不能剥夺我工作的权利。” 
 
“放心,”哈利安慰道,“我查过霍格沃兹劳工条款,工作期间因意外伤害事故停工享受全薪,医疗费全免,还有补贴。” 
 
斯内普嚷嚷着在说什么,但是哈利已经听不清了,因为对方的身体和脸部像气球一样涨了起来,斯内普通红的,鼓鼓囊囊的脸肿的像猪头一样,连五官都看不见了。 
 
哈利使了个眼色,罗恩飞快的冲出去,把早就准备好的轮椅推进来,现在他们得两人合抱才能把斯内普抬起来,狭小的轮椅几乎塞不进斯内普硕大的身躯,哈利和罗恩要一起使劲才能把他按进去。 
 
“你放了多少?”罗恩问道。 
 
“我全部给多比了。”哈利轻轻答道。 
 
“全部?”罗恩叫道,“只要四分之一他就可以肿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你可没和我说这个数字。” 
 
斯内普模糊的怒吼着。 
 
“我知道,我知道,教授,”哈利安慰道,“我马上送你去医疗翼。” 
 
砰! 
 
“乃把吴之慢什了。破特!”(你把我撞门上了,波特!) 
 
“没事,我马上把门炸开把你推出去。” 
 
 
------------------------------------------------------- 
 
每次亚梅线虐起来都用斯哈线调和,要是斯哈线也虐了楼主又该拿什么调和呢?ಠ_ಠ (其实斯哈一直这样笑笑闹闹也蛮好的) 
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亲们希望梅林的守护神是什么(除了龙以外) 
 
P.S.亚瑟的守护神是骆驼

评论(12)
热度(41)

© 叮铛小铃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