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铛小铃儿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随缘ID: 叮铛小铃儿
AO3 ID: TinkerTinker
Fanfiction ID: TinkerTinker

[Snarry/Merthur]From Here To Eternity 6.6上

标题: From Here To Eternity

原作: HP/Merlin

作者: 叮铛小铃儿

分级: 辅导级(P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snarry/merthur/罗赫 结尾部分涉及福华/珍珠港/美苏cp大串烧

注释: 从第五部开始,随缘地址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1225&mobile=2




第六章

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大礼堂里挂起了各色的绸缎和装饰品,餐桌上摆满了火鸡,纳豆和姜饼人,鬼魂在学生头顶上飘过,教授们互相执意庆祝圣诞节。

但是哈利无心参与他们,他正提着一个箱子,鬼鬼祟祟的溜出大厅,向医疗翼跑去。

“庞弗雷夫人去哪儿了?”哈利推进空荡荡的医疗翼大门,发现斯内普正在读杂志。

“去看她的侄子了。”斯内普闷闷道,仍然没有放下杂志。“你来干什么,波特?”

哈利憋住笑拉下斯内普的杂志,露出对方仍然有些浮肿的脸,“别担心,教授,庞弗雷夫人说再过两个礼拜,你就能恢复正常了,到时候你还会成为霍格沃兹妇女之友的。”

“如果你再敢说出这个词...”

“我知道,”哈利接道,“我还不想挂掉这学期的黑魔防。”

斯内普瞪了他一眼,继续用杂志遮住脸。

“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哈利把那个箱子打开,拿出一个银色的小盒子,“如果你平常肯对学生们好一些,也不至于在圣诞节如此寂寞。”

“这是什么?”斯内普盯着哈利摆弄那个机器。

“一台DVD机。”哈利答道,“从韦斯莱兄弟那里借来的,不需要插头和电就可以运作,让我看看...我需要一个咒语,”他眯着眼睛翻阅说明书。

“米拉可拉西。”哈利用魔杖指指机器。

机器毫无反应。哈利凑过去,却被弹出来的光驱撞到了脑袋。

斯内普冷笑了几声。

哈利怒视了他一眼,接着低下头将一张光盘塞进去。接着环球影业和主演姓名依次出现了。

红色字样的“真爱至上”出现了。

“你在开玩笑,波特!”斯内普愤愤道,他夸张的挥了挥杂志,轻蔑的转开目光。

“别这样,”哈利抢过杂志,施了个消失咒,“你读这么多书是想把邓布利多挤下去吗?”

“要是阿不思愿意也未尝不可。”斯内普假笑道。

“至少你在女教师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过他了,混血王子。”哈利调笑道。

斯内普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他抽出魔杖对准哈利,哈利早就准备好了,他先于斯内普放了个咒语,斯内普的手指一下就肿了十倍粗,魔杖晃悠着从手指掉下。

“好极了,波特,”斯内普恨恨道,“用我发明的咒语对付我。”

谁让肿胀粉末还没失去效果呢,再加上咒语简直是一触即发啊。哈利乐呵呵的想。

“告诉我,一个麻瓜首相是怎么让自己的领带在半小时中变化十一次的?”

“难道是皮皮鬼把那个麻瓜叫做遥控器的东西换了个位置吗?”

“那个卷发女孩为什么要朝一个方向走两次吗?”

“馅饼和眼镜为什么一会儿出现又一会儿消失?”

“为什么十点五十五之后是十点五十分?难道麻瓜也有时间转换咒吗?”

“够了,教授,”哈利叫道,“难道你就不能,仅仅一次,停止挖苦,好好去享受世间美好的东西吗?”

“在我看来,一条会自由变色的领带不属于“世间美好的东西”。”

“所以说你就是个千年老处男。”哈利嘲讽道,“你四十年的生活中估计和女孩连手都没拉过吧。”

“哈,是谁和女孩在槲寄生下亲吻时咬痛了人家的舌头?”

“我和张秋都是去年的事了。别老用摄魂取念刺探我的隐私。不管怎么样我的技术一定比你好。”哈利抢白道,“至少我还有过实战经验。”

斯内普哼了一声。

“看来我说对了,”哈利暗喜,“虽然你在讨好特里劳妮时展现过惊人的天赋,但你本质仍然是个老处男。”

斯内普又哼了一声,这时他显得有些轻蔑。

“怎么,教授,”哈利坐到病床上,“难道你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情史?”

斯内普骄傲的转开目光。

“她辣吗?”哈利咧着嘴问道。

“不许用那个词,波特。”斯内普怒吼道。

“你成功了吗?”

“结果显而易见。”斯内普扫了他一眼,收回目光,哼哼唧唧道。

“显然你们没成,”哈利不顾他继续说道,“但是我想如果你用了讨好特里劳妮的那些手段,哪个女孩会拒绝你?”

“我本来差一点就成功了。”

“我本来差一点也能在OWLs中拿到O的,”哈利模仿他的口气说,“如果我不是放错了三味药,又记错了火候的话。”

斯内普不再理会他,转过脸看着DVD。

哈利很高兴,至少他扳回了一局。他依靠在床的栏杆上,外面飘舞的雪花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夜色静谧,大多数学生已经回到了公共休息室,壁炉里的火光印在墙壁上,哈利和斯内普的影子交叉在一起晃动着,哈利觉得脸庞在炉火下暖和起来。

气氛居然还有点温馨,哈利心想,这种感觉很诡异,就想正在剥开一个圣诞节的礼物盒,心里发痒,却又十分满足,就仿佛希望这一刻能被无限延长,始终能有一方天地容纳他们,彼此相对。

哈利转过头,他望着斯内普此时有些柔和下来的线条,他眼睛中有了些光彩,光线反射在他湿润的眼膜上,不再显得干涩而麻木。

哈利感到心中有些东西复活了,但他说不清那是什么,只感觉它从心中弥漫到四肢。他有些不敢再去看斯内普,生怕对方锐利的目光会戳破他的心事,但又希望对方能凝视着自己,能让自己穿透对方如潭水般幽深的大脑。

他想到斯内普和女教授们的风波,不知为何,哈利觉得他心中有些发慌,他曾经这么接近斯内普,亲昵的挑逗撩拨对方的情感,他们放肆的互相嘲讽挖苦,就好像他们的身份已经逾越了导师与学生的隔阂。

哈利之前和斯内普闹出这么多乱子,他们就像是哑剧舞台上的两个对立的角色,他们凑在一起表演的剧目荒谬可笑,但是少了谁都没法继续。

哈利再过几年就毕业了,那时斯内普从他的生活中彻底消失,到时哈利的生活会怎么样?再没有那些刻薄话了,再没有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了,再没有沾着各色药汁的十指了,再没有那个孤高的身影了...

哈利会习惯吗?

沙的一声。哈利从深陷的思维中挣脱出来,他看见屏幕抖动了起来,哈利拿出说明书胡乱施了几个咒语,机器一下冒出了白烟。接着,令哈利张目结舌的事发生了。

一只鸭子拎着一个旅行箱,歪戴了一个水手帽,滑稽的系着一条领带,它一下子扑上了斯内普的病床,翅膀扑腾着,把整个医疗翼弄得羽毛四飞。

“这是什么鬼?”斯内普尖叫道,他正在将那只鸭子扔下去,鸭子正拼命啄着他的手,翅膀扇着对方的脸。斯内普怒不可遏的施了个咒语,非但没有摆脱它,反而把床单的一角烧焦了。

“在麻瓜界我们通常叫他唐老鸭,”哈利讪讪道,“这台机器我是问乔治和弗雷德借的。”

斯内普的眼睛像是要掉在床上了。他的头发上有几片雪白的羽毛。

“至少他的领带不会随便变色。”哈利说道。

**


哈利回到了公共休息室,时间已经很晚了,学生们都躺上了床,只有罗恩正在和赫敏说着些什么。

“你们怎么没睡吗?”哈利问道。

赫敏被他吓了一大跳,她猛的转过头来,看见是哈利,才舒了口气。

“发生什么事了,赫敏?”

赫敏犹豫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将哈利拉近,警惕的向寝室方向看了一眼,接着用极小,极快的声音说道,“哈利,你知道我这学期在上古代魔文课,教授说现在我们的水平已经足够可以进行一些课外阅读了,他告诉我们如果能翻译一些难度较大的片段的话,可以在期末时多拿五分,这可是三篇论文的加分...”

“说重点,赫敏。”罗恩吼道。

赫敏愤愤的白了他一眼,“我不正在说吗?”

“接着我在图书馆里选择了“长篇德鲁伊传说,”她拿出一本破旧的书,翻开其中的一页,上面是一张插图,画着一个头发蓬乱的女巫,几个奴仆押着一个满脸是伤的男人跪在她面前,下面是晦涩的几行字,赫敏把它翻译了出来。

“女人问阿雷托,“告诉我谁是艾默瑞斯?”。”

“他将成为你们所有人的厄运。”

赫敏翻过了几页,她继续念道,“新德鲁伊长老对他的族人说,“我希望你们可以记住这个背叛了魔法,背叛了我们的人。他杀死了两任古教女祭司。””

““他的名字是艾默瑞斯。””

“这是巧合罢了,”罗恩插嘴道,“他们只是恰好姓名相同,我们认识的艾默瑞斯看上去人畜无害,就像个软柿子一样。”

“你见过他施的魔法,他随手就能转换或创造一个空间,亚瑟告诉我他弹弹手指就把卢修斯马尔福变成了白鼬。”

罗恩摆摆手,“他要是真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把邓布利多干掉呢?”

哈利想到艾默瑞斯的伤口,“他这些天很虚弱,好像一用魔法就会受伤。”

赫敏担忧道,“你知道有些邪恶的魔法是会带来副作用的...”

“这是你的猜测,”罗恩反驳道,“你没有真正的证据。”

“拉文德有个朋友在伊法魔尼,”赫敏说道,“我拜托她打听过,那个学校从来没有没有一个叫艾默瑞斯的学生,也没有人转入霍格沃兹。”

“但是邓布利多确认过他的身份,”哈利想到了五年级开学之前的事,“伊法魔尼的校长和他是朋友,艾默瑞斯的父母回到英国工作,因此他也来了霍格沃兹。”

“邓布利多一定在某些环节上搞错了,”赫敏坚定道,“你听过艾默瑞斯主动谈起过他父母和伊法魔尼吗?每次我们问起来,他都只是搪塞过去。也许...也许邓布利多的记忆被篡改了...”

“篡改邓布利多的记忆?”罗恩尖叫道,“简直天方夜谭。”

“也或者是...他...” 赫敏不再说下去。

“他杀死了真正的艾默瑞斯,然后冒名顶替。”哈利听见有一个声音冒进来,亚瑟依靠在门口看着他们。

赫敏显得很慌张,“我不是说...”

“你是想说,睡在我们隔壁的,瘦得像火柴一样,连魔杖都不太会用,名字叫做艾默瑞斯的学生,伪造了档案,杀了人,篡改了别人的记忆,是潜伏在我们身边比伏地魔还可怕的怪物?”

“我没这么说,”赫敏争辩道,“可我们怎么解释伊法魔尼根本没有艾默瑞斯这个人?”

“显然,他记错了。”亚瑟挑起眉毛,“伊法魔尼有这么多学生,他只是恰巧没有留意到艾默瑞斯,像艾默瑞斯这样平常无奇的学生是很难被注意到的。”

赫敏还想说什么,但是亚瑟伸出手阻止了她,“不,赫敏,你只是被疯狂的作业逼出了妄想症,花点时间休息休息,你会发现这些烦恼都灰飞烟灭的。”他劝道。

“我在O.W.Ls之前也和你一样疑神疑鬼,又爱瞎想,我甚至觉得他,”亚瑟说着指指寝室的方向,“他只是我幻想出来的。”

“后来我打场魁地奇就好了。”

接着他转身离开了。

哈利想到了五年级时与伏地魔思维相通时见到的画面,那个枣红袍子的老人,和那双年轻的,蓝色的眼睛。

“你在他们之中。”伏地魔这样说。

**

哈利在废弃洗手间里熬着魔药,魔药即将完工,现在它呈现出一种淡淡的乳白色,散发出清新的香气。哈利想起了在魁地奇事故前,与斯内普一同蹲在洗手间中的情形。

那时有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恰巧落在斯内普头发上,而斯内普则抱着腿坐在哈利边上,神情平静,宛如一座雕像,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哈利的动作,目光庄严而肃穆,仿佛他们正在进行一项神圣的仪式。

魔药渐渐变成了花蕊的黄色,哈利朝里面扔了点绿方石。

哈利从不觉得斯内普是英俊的,他相貌平板无奇,面部神经瘫痪,鹰钩鼻夸张而丑陋,头发邋遢又油腻。哈利也不觉得他的性格讨人喜欢,他尖酸刻薄,欺压学生,偏心又乖僻。但不知为何,即使哈利有时也不能忍受斯内普,但只要斯内普仍然在他身边,他就觉得心安,相信一切都会在原定计划中,绝不会节外生枝。

魔药由绿松色,变成了半透明的青玉色,哈利凑近它闻了闻,一种凉爽的香气,就仿佛心中郁结都化为乌有。

哈利想到当魁地奇选手们被巨型蝙蝠攻击时,他看见斯内普在看台上举起了魔杖。即使隔得有些距离,哈利也看见了他像手术刀一样冷静而精准的目光。在那一瞬间,哈利就无比安心,就仿佛他们面对的只是一场普通的黑魔法防御课考试。

魔药迸发出一阵火光,接着变成了无色的油脂,有着淡淡苹果香气。哈利将它装进了瓶。

或许他该去看看斯内普了。


**

哈利推开了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医疗翼。

斯内普正在小憩。

哈利走到他的床边,静静地打量着对方的脸庞。斯内普脸上的沟壑完全暴露在阳光下,鹰钩鼻矗立着,哈利很少在一个明亮的环境里观察他,光线令他的视角清晰而直观。斯内普的呼吸很浅,几乎看不见胸膛的起伏。

他的眼睛闭着。

哈利想到了与特里劳妮约会的那个傍晚,斯内普的眸子中闪着星光,璀璨得宛如黑濯石。那些戏谑的,嘲讽的语气,伴随着独特的嗓音流溢出来。他想到地窖里瘦削的,清癯的身影。

哈利伸出手,渐渐地,渐渐的,接近斯内普。他的手指碰到了对方的额头,感受到细密的褶皱,和粗糙的皮肤。他整张手掌覆盖了上去,就像他自己躺在医疗翼的那个晚上,斯内普做的那样。哈利感受到斯内普跳动的神经和流淌的血液,接着,他的手向下滑动,顺着一条褶皱,碰到了斯内普冰凉的鼻尖,游走到对方的脸颊。

他的手指碰到了斯内普的嘴角。

斯内普猛的睁开眼睛。

哈利蓦地惊恐的向后跳了一大步。

他做了什么?

他在想什么?

斯内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波特...”他开口道。

“不,”哈利突然尖叫起来,他的脑门突突的响着,血液聚集在脸上,“不...”

斯内普诧异的看着他,他坐起来,“你在搞什么...”

“别问...”哈利吼叫道,他还想说什么,但是压在他喉口的重物阻碍了他的话,“别问,别问...”他只能重复道,“求你了...”

斯内普挑起了眉毛,哈利感到有什么在入侵他的头脑,他的视线里浮现出刚进门时看到的惊醒。

“不!”他嘶吼道,窗玻璃在他的魔力下爆裂成了碎片。外面的狂风卷起了窗帘,一阵冷气袭入屋内。

哈利落荒而逃。


“海格说艾苏莎最近不太稳定。”罗恩嚼着鸡翅说,“是不是因为发情了?”

梅林喝了一口南瓜汁默默思考着。他差点漏掉了艾苏莎,他需要保证它不会在决战的那天来捣乱。

“哈利去哪了?”亚瑟问道。“他怎么不来吃午饭?”

“他要完成芙蕾雅的那个作业。他说前几天住院拖后了进度。”罗恩耸耸肩。

“我听说斯内普在辅导他?”亚瑟冷哼道,“难怪他来不及。”

“你不该这么说你的教授。”梅林转过头帮递给赫敏一个馅饼,后者始终没有够到它。

赫敏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惊慌的看着梅林的眼睛,又看看他手中的食物,伸出手犹豫的靠近馅饼,又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

梅林诧异的看着她,“你不想吃馅饼了?”

“不...”赫敏结巴道,“我是说...”

“给我吧。”罗恩满不在乎的向梅林伸出手,接过了那个馅饼,“我还想要一个。”

但是他只是将它放在餐盘上。

“为什么你不吃?”梅林问道。

罗恩和赫敏看他的目光都很古怪。

“真是够了。”亚瑟叫起来,他站起来,越过梅林和赫敏,抢走了那个馅饼,他动作太快,奶油蹭到了袖子,他一口气将那个馅饼塞进嘴里,又猛灌了一杯南瓜汁。

“瞧吧!”他响亮道,“我还活着,没死也没中毒。”

“够了吗?”他咆哮道,“因为一本破书,你们要怀疑到什么时候?”

“你怎么了?”梅林惊讶道,他又转头看向赫敏和罗恩,“你们都怎么了?”

“你不用知道,艾默瑞斯。”亚瑟刻意重读了那个名字,他愤愤的最后看了一眼赫敏和罗恩,将梅林拉近到身边。

哈利这时来了,他坐在了赫敏和梅林之间,有气无力的咬了一口馅饼。

“斯内普又给你气受了?”亚瑟问道。

“没有,他还在医疗翼呢。”哈利答道。

“韦斯莱出品,质量保证。”罗恩干巴巴道。

哈利叹了一口气,把头埋在桌子上。“我好像恋爱了。”

“喜欢就说嘛。”亚瑟嚼着沙拉说,“别搞暗恋那一套。”

哈利扫了他一眼,嘟囔了几句。梅林听清楚了他的话,他的脸一下涨红了。

“你说什么?”亚瑟问。

罗恩吧唧着嘴说道,“他说那你怎么还不向艾默瑞斯告白?”

“够了,罗恩,”梅林和赫敏一起叫出来,“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亚瑟干咳了一声,拉了一下外套,甩了甩头发,“你误解我们之间的感情,哈利,我可不是弯的,”他搂住梅林的肩膀,贴住他的脸颊,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人们通常管这个叫Bromance.”

哈利扫了他们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和那个人共度了很长时间,我一开始以为我们之间是水火不容的,但是这学期我们又一起闹了很多笑话,我似乎...从另一个角度认识了那个人...”

梅林有点猜到那是谁了。

“那就告白啊,”亚瑟催促道,“你可是救世主啊,没人会拒绝你的。”

罗恩说道,“我打赌是赫奇帕奇那个金发的女魁地奇球手,上次哈利主动帮她倒水,说话的时候还脸红呢。”

“不不,”赫敏叫道,“一定是拉文克劳的伊丽莎白,上次哈利送了她一本有签名的《我与巨怪》。”

“我想你们都错了,”亚瑟观察着哈利的脸,“让我们的救世主这么为难的一定不是普通人,”他尖叫起来,“别又是芙蕾雅!这学校里追她的人是不是可以排满大厅了。”

“我觉得我们的思维都被局限了。”赫敏说道,“范围应该进一步扩大。也许是他不是她。”

哈利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罗恩和亚瑟一下跳的很远,他们拿梅林和赫敏当挡箭牌

“不会是我吧。”他们叫道

“我可是有主了,哈利。”罗恩指了指赫敏的肩膀,被对方拍掉了手。

“虽然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车见车爆胎,”亚瑟叫道,“可我只把你当兄弟啊。”

哈利痛苦的捂住脸扭到一边。

“没事的,哈利,他们只是开玩笑而已。”赫敏安慰道,“即使你喜欢上巨怪,我们也能接受你。”

“我不能接受巨怪,”罗恩叫道,“你忘了一年那只巨怪的鼻屎有多恶心了吗?”他拍拍哈利的肩膀,“要是你们以后吵架我是不会收留你的,除非你进门前先过一百八十道清洁咒。”

哈利恼怒的将勺子一扔跑了。

在哈利离开后,亚瑟偷偷凑近他们问道,“你猜谁是哪个幸运的人?”

“哈利不告诉我们他是谁,”赫敏说道。“他可能不是学生。”

亚瑟和罗恩尖叫起来。

“邓布利多?!”


**


哈利惴惴不安的推开地窖的门向里面张望。斯内普正在整理着坩埚碎片。哈利和罗恩送他去医疗翼时,完全忘记了当时坩埚仍然在燃烧,在他们离开后,它就炸成了碎片。之后,哈利也没有想起来清理地窖。

斯内普黑着脸瞪了他一眼,他的面部还是有点浮肿,他哼了一声不说话。

“你还好吗?教授。”哈利小心翼翼的问道。接着他就被一阵巨大的推力按在柜子上。斯内普怒不可遏的向他走来,魔杖戳着他的胸口。

“波特先生。你应该明白,到现在为止你的脑袋还乖乖的安在你的脖子上全是仰仗魔法部那该死的未成年巫师保护法,而恰巧在你我能快乐的告别的那个暑假前,你仍然还受到那条欠揍的法律的庇护。如果你还敢用韦斯莱兄弟那些...”他眯着眼睛像是在寻找一个措辞,“那些小玩意来捉弄我,我保证我会用我毕生所学来让你尝尝在未来的一生中全身长满脓包的滋味,即使这会让我背上一条故意伤害白痴的罪名。”

“你明白了吗?”他问道。

哈利点点头。

“好极了。”斯内普放开哈利,回过身去继续整理地窖。

“事实上,先生。”哈利说道,“我来到这里,是来向你请教一个关于魔药的问题。”

斯内普怀疑的看着他。

“我是说....我们在废弃洗手间里制作的魔药,”哈利结结巴巴的说道,“它已经完成了,我对它的作用有些困惑...在它制作完毕后...我觉得...有些...”

斯内普轻蔑的做了个手势,“发现了你内心潜藏的情感?那些青少年间纯真而愚蠢的爱。虽然我不愿承认,但是艾默瑞斯那个蠢货还是猜对了点的,“剥开迷雾,辨别是非”。告诉我你看见了谁?格兰杰?拉文克劳的女孩?还是韦斯莱家的小女儿。”

“我看见了你,先生。”

哈利的心高速跳动着,但是语气却很平静,仿佛他们只是在讨论天气。

斯内普嘲讽着转过头来,“你的幽默感已经降到历史最低水平了,波特。”但他看见哈利的脸后,他的神情变得僵硬。

哈利默默的走进他,“先生...”他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斯内普的肩膀上,“先生...”他重复道,“我爱着你。”

斯内普痉挛着猛的挥开他的手。他踉跄的向后退去,呆滞的凝视着哈利,就仿佛他是一个举着玫瑰花的怪兽。

“不,不。”哈利听见他喃喃着。

“教授...西弗勒斯...”哈利注意到斯内普听到这个称呼时嘴唇抽搐了一下,但他并没有打断哈利,“我只是...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绝不打算隐瞒自己的情感,我也不会强迫你接受它...我爱着你,先生...真抱歉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想想在这之前我们闹了多少笑话...斯普劳特...特里劳妮...麦格...还有庞弗雷夫人....我只是不愿看见你这样孤单...你愿意让我陪伴你吗?...西弗勒斯...”

斯内普的脸埋在手下,他的肩膀和脖子颤抖着,一阵压抑而嘶哑的吼叫从他手掌心发了出来。

“出去!”

“西弗勒斯...”哈利哀求道。

“出去!”

**

在第二天早上的那节黑魔法防御课前,哈利随着他的朋友一起涌进教室。哈利坐在椅子上听着铃声响起,此时他的心情仍然忐忑不安,他想起那场告白,斯内普粗暴的反应,和他绝无余地的驱逐。

哈利用手捂住脸,他感到心头泛上一阵阵酸涩。然而他别无选择。

他是一个格兰芬多,他绝不会怯懦的站在对方身后只是默默的关注他十几年,却从不吐露自己的爱。

“我猜斯内普的脸一定肿的很可怕,”亚瑟弯着眉毛看哈利,“说不清他今天是不敢来上课了。”

罗恩插嘴道,“当时我和哈利把门炸开才能把他退出去。”

“让我去找他。”哈利猛的站起来,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他向斯内普的办公室飞奔过去,途中他的心跳愈跳愈快,他在斯内普的门口站定,迟疑了一下。

坚强点,哈利。

他把门推开。

办公室和哈利离开时一模一样,地板上还剩下几块坩埚碎片没有清理,壁炉里的火柴有几点将灭的火星,空气阴冷而潮湿。

斯内普坐在扶手椅上,硕大的影子笼罩在墙壁上,就好像他在这里坐了一宿。他听见哈利的脚步声后,抬起眼皮望了他一眼,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哈利。”在哈利坐定后,斯内普叹息道,哈利意识到他叫了自己的教名。

“你多大了?”斯内普问道。

“十六。”哈利平静的答道,他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了,“但是...”

斯内普做了个手势打断他,他继续说道,“你不理解这意味着什么,孩子。”他的声音显得温柔而耐心,“你甚至还没成年,哈利。你对爱情知之甚少。你过去十六年的生活完全局限在女贞街和霍格沃兹里,你每天接触相同的人,走过相同的路。你还没有见过外面广阔的世界,也没有体验过那些疯狂的情感。你应该耐心点,哈利,当你真正长大了,你会发现你现在这些由于青春期荷尔蒙引起的迷恋根本算不上什么。”

哈利摇摇头,他感到身下的椅子摇晃起来,内心被挤压成很小的一块。

“十六岁是最美好的年龄,”斯内普继续说道,他嘴角抽动着凑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靠近哈利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多花些时间在户外,和女孩们,或者男孩们待在一起,在外面跑跑,打打球,别总是待在室内和老家伙们在一起。”

“即使你的生命终结在明天,”他轻语道,“那也是毫无遗憾的。”

“不,”哈利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他叫了起来,“或许..我不了解什么是爱,至少我了解我自己,我明白为什么我总愿意和你呆在这个又冷又湿的地窖里,我明白为什么,在我躺在医疗翼的晚上,在你碰我时,我会感到悸动,为什么,我愿意把圣诞节的那个晚上,花在你身上。”

“我了解我的心。”

“再过十年你还年轻,再过十年我就老了。”斯内普叫道,接着他仿佛意识到什么,叹息着用手贴住眼睛,很久他才抬起头看哈利,“谁会情愿自己的生活被一个老头拖累呢?骨质疏松,腰间盘突出,风湿,可能还会有老年痴呆症。”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他接着说道,“当你讨论一些新时代的东西时,我可能已经跟不上你的节奏了,你会喜欢上巫师间的新魔法,新思维,而我只会执着于那些老掉牙的知识理论。不论是身体上,还是想法上,我们都会渐行渐远。”

“谁都会争吵,冷战,”哈利说道,“但只要我们彼此心中有对方,这些总能克服的。”

斯内普的嘴角弯出一个微笑,“至少在你成年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件事。还有好几个月呢,波特先生。等你成年了,踏进了那个花花世界,你再来看看,你的心里,还会不会有霍格沃兹地窖这块晦暗的地方。”

“我们算是在打赌吗?教授。”

“如果你愿意,那我们就来打这个赌,赌一赌在你成年后的第二年,在整个世界转了一圈,还会不会还像现在一样坚定的对我有好感。”斯内普说道。

“你会等我吗,西弗勒斯?”哈利问道。

斯内普终于从扶手椅上站了起来,他转过身去清理了一下壁炉,只留给哈利一个高大的背影,“我只怕到时候你连这个赌都不记得,波特。”

哈利推开门走了出去,他靠在门背上,感到从走廊里挂到脸上的冷风,很久,他听到门后面传来一声抽泣。

**

亚瑟仰躺在一片草地上,抬着头望着天空。天气好极了,天空中只是散着白纱般的云朵,金灿灿的阳光照得他头发暖极了,清风拂过他的面庞,他忍不住笑起来。

亚瑟感到有一只手按在他胳膊上,他转过头去,发现是艾默瑞斯。后者脸上挂了个清甜的笑容,用力将亚瑟拉了起来。

“你要搞什么鬼,艾默瑞斯?”亚瑟嘟囔着。不知为何,他觉得对方的眼睛蒙着雾,眼角很湿润。“你不是要哭了吧。”

“才不是。”艾默瑞斯抹了把眼角,接着问道,“你想用魔法吗?”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亚瑟叫道。

“你想用魔法吗?”艾默瑞斯只是重复道,他的目光深情而温柔,仿佛一波起伏的海水,“我们一起来,看看孪生魔杖的力量。”

“你真是...好吧。”亚瑟懒洋洋道,“你想用什么魔法?”

“你喜欢什么魔法?”艾默瑞斯问道,他听上去急切而渴望,“哪一种比较强大?”

“守护神咒?”亚瑟漫不经心的建议道。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艾默瑞斯的声音颤抖着,他蓝色的眼睛沉淀着光彩。他垂下眼帘,战栗着掏出魔杖。

他们各退后几步,亚瑟轻快的吹了声口哨,快活的挥舞着魔杖。一个银白色的骆驼从杖尖中跑了出来,它绕着艾默瑞斯和亚瑟跑了一圈,停在了原地,向他们骄傲的扬起头。

艾默瑞斯微笑着望着它,他看起来欣慰而快乐,只是他的眼角又湿润了。“它美极了。”艾默瑞斯喃喃道。

一只灰背隼从艾默瑞斯的魔杖中飞出,它缓缓的扑闪着银色的翅膀,从低空中划过,在天空中翱翔着,最后安稳的落在骆驼的背上。

接着骆驼和灰背隼的身影交汇在一起,亚瑟听见一声尖利的龙吟,它们幻化成了一只巨龙,它有力的扇动着翅膀,向空中喷出一团火焰,黄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你终于做到了这一切,小法师。”它的喉咙里发出一段雄壮的赞歌,翅膀扇起的风扑着亚瑟的脸庞。模糊的,亚瑟仿佛听见它这样说。

“你成就了这段传奇。”

亚瑟看向艾默瑞斯,他欣喜的笑着,眼底凝聚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蓝色的眸子纯净得仿佛地平线外的海洋。

–––我想你玩够了,朋友。

–––我很抱歉,可我认识你吗?

–––我想我们不认识,因为我没有你这么混蛋的朋友。


––––我能信任的只有你了,梅林。


–––我将永远保护你,亦或是死在你身旁。


––––没有人值得你的眼泪。


––––我的魔法是为了你,亚瑟,完全为了你。


亚瑟注视了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他已经叫不出对方的名字了,他只是站在离亚瑟不足一英尺的地方,但是面容却变得模糊起来,亚瑟觉得自己仿佛又深陷了最常见的那个梦。

他和一个黑发的年轻人在树丛中狂奔,守卫的惊呼从身后传来,他们放肆的大笑着,丝毫不顾身份与阶级的差异,他们一齐躲进了一个小草垛,听着守卫从身边跑过。亚瑟转头看见对方灰头土脸的模样,和傻乎乎的笑。他捧住对方的脸,眼睛中只看见一片蓝色。

–––所以你父母给你的是哪个名字?”

–––我更愿意将它保守为秘密。

––– 真神秘。

“来找我,亚瑟,现在。”

最后一句话消失在空中。

亚瑟猛的从梦中惊醒,他抹了一把冷汗,发现自己还躺在霍格沃兹的宿舍里,四周一片黑暗,只能听见几个学生的呼噜声。

–––来找我,亚瑟,现在。

艾默瑞斯。

梅林。

亚瑟倏忽从床上跳起来,他掀开了艾默瑞斯的被单。下面空无一人。

“你在哪儿,艾默瑞斯...梅林...”

亚瑟感到内心涌起一阵惊恐。但是他的睡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得温暖起来,平息了他的恐惧。亚瑟将它掏出来,是那枚刻着茵格英的纹章。

–––把它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亚瑟将它捧在心口,他知道对方在哪里了。

我会找到你的,梅林。

**


哈利推开猪头酒吧的门,在吧台上坐下,并叫了一杯黄油啤酒,他仍然记得,在去年的最后一个霍格莫德日,大脚板趴在吧台上舔着黄油啤酒的模样,他似乎还能感受到小天狼星毛茸茸的头和温热的呼吸。

他转过头,发现了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斯内普也坐在了去年的老位子上,他显然已经发现了哈利,但是故意转过头去不看他。

“下午好,教授。”哈利端着啤酒,坐到他身边,他的语气很平常,“真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韦斯莱和格兰杰去哪儿了?”斯内普哑着声音道,“我还以为你们形影不离呢。”

“罗恩在海格小屋里和赫敏表白了,而赫敏也接受了。”哈利答道,“他太兴奋了,因此喝掉了艾默瑞斯让海格留给艾苏莎的药水,然后就被送进了医疗翼,赫敏现在陪着他。”

斯内普耸耸肩,抿了一口啤酒。

“时间过得太快了,”哈利说道,“去年这个时候小天狼星还和我们一起喝啤酒。”

斯内普哼了一声,“那只蠢狗...”

“我们立下和平公约的,”哈利打断道,“你不能这么叫他。”

“那个愚蠢的条约...波特,为什么你连龙血的三种用途都记不得,却把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记得这么牢?我是不是应该赞叹一下你出众的记忆?”

哈利弯了一下嘴角,他将那杯黄油啤酒向空中举起,“致小天狼星布莱克,勇敢而高尚的卫士。”

“愚蠢而拙劣的白痴。”斯内普喃喃道,“致他在天堂无聊的生活。”他猛的喝下一口啤酒。

“也致哈利波特与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继续道。“为他们的固执干杯。”

斯内普斜着眼看他,“固执的是你不是我,我可是劝过你的。”他举起酒杯,“但我还是要敬你一杯,你这种蠢蛋还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是奇迹。”

“那么就敬蠢蛋哈利波特和偏执狂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接着说道,“为了他们错位的爱情和荒谬的赌约。”

他们的酒杯相碰,泡沫交汇在了一起。
评论(2)
热度(37)

© 叮铛小铃儿 | Powered by LOFTER